? 第218章 探知详情 - 流亡公主要篡位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古言流亡公主要篡位

第218章 探知详情

回到客栈,北宫瑛将那封信细细端详了许久,陷入了沉思。

“主子。”北宫瑛在房内凝思之时,门外传来宣礼的声音。

北宫瑛这才收起了信,“进来吧。”

“主子,奴才是来禀告祭天仪式一事。”宣礼见北宫威严瑛端坐房内,于是放轻了脚步慢慢走了进来。

“仪式之事已经筹备好了吗?”这阵子的折腾,都让他快忘记原本来秀州的目的是为了安抚百姓举行祭祀了。

宣礼道:“是,秀州府已经安排好了,也选好了适合祭拜天地的日子,所以特来请示主子。”

“何时?”

“明日辰时,观星台。”宣礼知道此行匆忙,都城还有事情亟待主子回去解决,所以便命秀州府的人连夜安排了祭天一事。

北宫瑛点点头,道:“朕知道了。”

北宫瑛倒不是对此事不上心,而是他知道此行只是为了安抚民心,对于天灾,照先前情况看秀州州牧早就在着手解决。

况且,信中所提之事才是真正攸关国运的大事,他也想尽快解决秀州的事情,好尽早回都城。

见北宫瑛神情漠然,宣礼小心道:“那奴才便先退下了。”

宣礼正欲踏出房门,却又被北宫瑛叫住,“等一下,把灵鸢姑娘帮朕叫来。”

“是。”虽然宣礼心中疑惑,不明主子为什么此时要叫一个小丫头过来,但也只得听从吩咐。

宣礼急急忙忙去寻灵鸢,却见灵鸢正欲出门。

“哎哟,方大小姐,您要去哪里?”宣礼快步走到灵鸢身旁。

“是你啊,本小姐要出去散散步,好好游览秀州城啊。”灵鸢转过头,爽朗笑道。

现在终于完成了交托之事,她也总算是心头无事一身轻,正想趁此机会在秀州好好游览一番。

“您现在可不能出去,皇。。。主子正找您呢。”宣礼赔笑着好言道。

生怕自己一个字不对惹得这位千金小姐便扭头就跑,她的胆量众人是有目共睹的,天下大概没有她不敢为之事。

“他找我做什么?”灵鸢闻言,果然不为所动,满脸不以为意。

宣礼道:“这个小的也不知道,恐怕是有要事要请教方小姐。”

灵鸢皱着眉,为难道:“可我还要去找沈玉彻。”

“您找他作甚?难不成。。。”宣礼虽然焦急,但也只得顺着她的话。

“本小姐还有事情要问他。”灵鸢灵眸一转,笑得顽皮。

宣礼心下连连叫苦,主子身边怎么都是这些随性而为的人,于是道:“沈大人在下派人去请,您先去应主子之约,不耽误不耽误。”

灵鸢想了一想,“倒也可行,那我便先去见他,等我出来的时候我一定要看到沈玉彻。”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请,方小姐放心。”宣礼忙忙点头。

听到宣礼如此说,灵鸢方才提裙上楼,往北宫瑛的房间而去。

“你找我?”灵鸢如清风般推开了北宫瑛的房门,站在门口笑问道。

北宫瑛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是吓得猛然抬头,毕竟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

况且就算抛开自己皇上的身份,此女竟进来连门都不敲,还真是没礼貌,顿觉之前有些看走了眼。

“呃,臣女失礼了,臣女拜见皇上,方才一时着急,乱了礼数,还请皇上不要放在心上。”看到脸色挂着一丝茫然的北宫瑛,灵鸢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灵鸢立马转了语调,拱手而拜,毕竟出门在外,她可是方家的一员,绝对不能因为自己失礼而让人看轻了方家。

“罢了,你如此自知,朕又怎好问罪,况且不在宫中,那些繁文缛节也可省掉。”见灵鸢的神情转变,北宫瑛微微点头,果然自己还是没有看走眼。

“不知皇上找臣女有何事?”

“只是想多了解一些都城中发生的事情,如今京中发生了如此大事,却无人来传信,看来必是有人暗中控制了都城。”北宫瑛站起身,在房内踱步。

虽然秀州在南边,离都城遥远,但也不至于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秀州却毫无风声传来,说明,现在的都城也是危矣。

“离哥哥当初是让辰枫秘密送信,但是辰枫半途却被人拦截,如此隐秘之事却有人能预先知晓,想必事情确实不简单。”灵鸢说这话的时候,神态丝毫不似十六七的少女。

北宫瑛道:“那详细与我说说城中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你们路途遇到的事情。”

灵鸢点点头,开始述说他们一路来的遭遇以及昔日丞相大人已为楠康国驸马的传言。

关于北宫衡的事情,北宫瑛似乎毫不意外,只是听闻北宫衡的婚讯,却露出了一丝遗憾的神情。

“皇叔好不容易娶妻,我这个做侄儿的却没亲自送上祝福,真是可惜啊可惜。”北宫瑛对此事长叹连连,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又带着几分真心。

灵鸢也合手而道:“我也想一睹丞相大人娶妻时候的风姿,定是惊为天人,若是我能早出生。。。”

北宫瑛惊诧转头,看着眼冒爱心的少女,皱眉道:“你。。。难道你也对皇叔。。。”

“天下女子谁不倾慕当世的丞相大人呢?我自然也不例外啊,只是你放心,虽然我年纪尚小,但也知君子不夺人所爱的道理。”

北宫瑛十分无奈,“皇叔到底哪点值得天下女子为其倾倒,也只不过是长相风流俊逸了些,论长相,朕也不逊色啊!”

听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女都如此说,北宫瑛心中颇受打击,想想自己,作为一国之君,年轻有为,竟然无一女子对自己真心相待。

“皇上您是不错,只是,比起那丞相大人。。。”灵鸢抿了抿嘴,眼中透出一丝坏笑,偷偷瞥了一眼面露苦涩的北宫瑛,表情甚为开怀。

她没想到,万人之上的君王也会为这种事情而发愁,人都说自古君王多无情,如今看来也并非如此嘛。

“还怎样,还差了一截是吗?哼!”北宫瑛接下了灵鸢的话,冷哼一声。

虽然如此,北宫瑛对这位皇叔倒也是从小就十分敬重,说没有亲自祝福他娶妻的话倒也是真心。

灵鸢不再玩笑,正经道:“若你不是皇上,倒是可以相交的性情中人。”

北宫瑛眼神一滞,释怀道:“这句话倒还不差。”

见北宫瑛方才紧绷的脸有了些许缓和,道:“既然要事已经说完,那我便先告退了。”

北宫瑛笑了笑,“那你便先去忙吧。”

灵鸢拱手应是,退了出去。

灵鸢走后,北宫瑛重新打起精神,又陷入沉思,只是这次眉头有了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