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23章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仙侠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1323章

不过小翠的羡慕很快就收了起来,恢复到平常的样子,来到他们身边,对着他们莹莹一拜,告诉对方老爷有事情,暂且无法接到他们,而主母让他们先进来休息,等到老爷有时间自会接待对方。

古争没有意见,反正早晚都能见到对方,至于那封信,就被主母收走,代为交给家主。

小翠则在前面领着古争他们,朝着暂且待客的厢房走去。

果然,在半路上一路上所有人,只见看见他们都在愣在脚步,眼睛直盯着他们,似乎在看什么稀奇之物。

古争对着这一切熟视无睹,直接目视前方。

而小兰他们两只灵动眼睛,似乎看不过来,如此豪华的府院,只是个前院就让他们足足走了十分钟,到现在依然穿梭在走廊之中。

再等到一炷香之后,小翠才把他们安排到四件不同的厢房里,虽然只是客人临时的住处,但是豪华程度不下于富贵人家的主卧。

等到小翠离开这里之后,其他人纷纷来到古争的房间里。

因为来到这里是古争决定,他们只是跟着他来到这里。

“古公子,为什么我们要冒充他们家的亲戚,会不会被他们识破?”霜儿担心的问道。

“没关系,来到这里主要是让大家有个临时的住处。”这也是为什么古争会松口答应他们,因为想到万一外面有些混乱,霜儿有可能照顾不了他们两个,干脆先带他们来这里。

至于亲戚的身份,只要对方还认得那枚玉佩,一切不成问题,那毕竟是星盟大长老给自己的东西,对方的家族还依然存在,不出意外肯定会相认,不是重要的东西,大长老岂能给他,肯定不会坑他。

“真的吗?那太好了,没想我还能住在如此豪华的地方。”阿衰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说道,看着屋里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个都比他们之前住的家,要值钱。

“不是让你享受,我告诉你们了,你们虽然修为极大得到了提升,可是那是我拔苗助长,接下来,你们好好练习,在这个境界巩固下来,什么时候能对付十个人,在考虑继续突破,要不然对于你们以后的成长,有着巨大的障碍。”古争板着脸对他们说道。

“知道了,我们不会放松的,师傅。”阿衰嘻哈一笑,他现在已经摸清了古争的性格,看似严厉,但只要你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即使有一点出格,也不会责罚你。

“知道就行,霜儿你们都回去吧,”古争对着他们说道,自己想要静一下。

霜儿虽然还有许多问题,但见此只好回去,留给古争一个人空间。

此时古争的神识已经在整个许府扫视一边,果然没有发现赵满,不过倒是感受到对方曾经留下的痕迹,但是已经很淡了。

上次看到那和青年子弟,自称姓许,古争就怀疑和许家有关,这也是他毫无犹豫的来到这里,不仅仅是给霜儿他们找一个临时落脚点,至少什么妖魔鬼怪可没有胆量敢入侵一个高官的家中。

主要还是想找找赵满的一些线索,即使贝尘在虚弱,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让对方打败,现在两个人感知生存状态都差不多,似乎都困在丰城的某一个地方,但也好像不是在丰城。

不过古争相信,有着贝尘的保护,别说一时半会,就是在场时间也不能把赵满给解决掉,从远古时期就存活下来的妖族,哪一个是简单之辈。

不知不觉中,很快就到了傍晚时分,一个人一次敲开大家的房门,等到最后才来到古争的房门前。

古争不等对方敲门,就直接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一个刚刚做举手敲门状的下人,后面跟着霜儿和阿衰小兰,看到大门自动打开,虽然那个下人很是惊奇,但还是收起手臂恭声说道。

“公子,我家老爷已经有空,和夫人正在客厅里等着你,让我来给你带路。”

虽然他看似一副下人的打扮,可是他其实可是老爷的心腹之一,不过他也没有用异样的态度来对待他们。

虽然最近每年都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来到许府打秋风,但是这种亲戚确实极为少见,毕竟那些事情都是有人指使,自己这边最多也就把对方给关起,顶多打一顿,但是肯定不敢用这么事情,如果真让老爷发现,那他们可别就活着出去。

那就意味着,他们几个人,至少有一个人才是老爷真正亲戚的身份,而在自己之前从小翠那里打探出来的身份,当然觉得这个青年才是最可能的那个人。

而且,自己老爷让自己过来的时候,明显神色凝重,肯定对方的身份不一般,联想到最近的局势,不难说不是外面支援过的人。

而这边古争直接点头,跟在对面身后,直奔许家的客厅而去。

而此时,在许家客厅内,一个雍容华贵的夫人,面带慈祥之意,虽然年纪已经有五十余岁,但是保养得当,看起来好像三十岁的样子,非常年轻。

此人正是之前让古争他们进来的主母,其身后两个丫鬟在身后俏生生站立着,其中一个正是小翠。

“老爷,对方竟然敢自信上上门,而且还持有信物在手,多半不会假。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何人,竟然这个时候找上门。”

“我看啊,说不定是哪个事情的穷亲戚,那个信物虽然有着我们许家的标识,可是看来都有几千年了,我是没有见过谁用过,说不定是过不下去,来投奔咱们这里,现在我们家处于多事之秋,还不如给对方几个银钱打发走,省的给我们添一些麻烦。”

在大夫人的对面,有一个明显年轻靓丽的女子,看起来好似二十四岁的样子,这个人是老爷几年前才收下的最小的夫人,明显受宠许多,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几年竟然没有怀下一子一女,让她的脾气渐渐有些暴躁。

此时她看着老爷,刚才的话就是她,不是她和老爷作对,而是说的是实情。

因为他们这些人有些亲戚,经常有人来打秋风,当然他们不敢打着许家的名字,而是打着某某夫人的名字,讨一些钱财,或者找老爷办一些事情。

并不是是个人就能打着许家的名义。

“看看对方有什么要求,如果不过分的话,就尽量满足一下,不管如何,对方确实拿着是许家的信物,无论如何我们许家都不能无视对方。”

许家的家主许敬,年纪也是将近六十,可是脑袋上早已经花白一片,不过保养得当,看起来面色红润,看起来也有如同四十多岁的面容,把手中的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轻轻喝了一口,这才决定道。

“老爷说的是,咱们家不能亏了自己家人,要不然让别人怎么看咱们家。”那大夫人含笑说道,一点没有介意对面三夫人和自己意见不同,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只是给你说一下参考意见。”那边三夫人不甘示弱的说道。

许敬看到这里,也是非常的满意。

大夫人是自己年轻明媒正娶的女子,不禁善解人意,而且还处处为自己着想,不过做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让人挑不出刺来,自己一旦有事不回家,家里的一切大小事情,都是她帮助自己打理,从来没有让自己操心过。

而最小的夫人,虽然有些争风吃醋,但是大体上还向着自己家人,那股玲珑体贴的心思,很容易摸透其他人的性子,虽然有时会办错事,可是会及时改正,而且还知进退,平常一般都是充当大夫人的黑脸。

有时候她的反对,其实只是一个不留痕迹的补充而已,自己当然知道。

自己这次来看看自己这个所谓的亲戚,到底想要干什么,许敬脑中响起各种的想法。

这在此时,在门外的侍女匆匆走了进来,对着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许敬他们说道。

“老爷,许巍带着客人已经来到外面,是否现在就要召见他们?”

“叫许巍带人进来吧。”许敬手中一直不断摩擦的玉佩,也停止了动作,对着下面淡淡的吩咐道。

“是”

这个侍女再次转身出去,对着外面的人吩咐道。

随着几个各脚步声,很快古争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这座大厅中。

“哇,小兰你看,这里果然很华丽,快看,那上面的一副字画竟然是镀金裱下,啧啧,真是太奢侈了。”阿衰一进来就再次惊呆了,对于他来说,每一个新地方都会刷新他的眼界。

“哥哥,别说了。”小兰无语的小声的说道,自己哥哥那个样子,简直就是土包子进城一样,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给师傅他们丢脸了。

许敬他们三个人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这一幕,虽然身后那个小姑娘一副劝着别人的样子,但是自己眼里也是充满震惊,到时走在前面的两个人,面带微笑,并没有因为这里的豪华而感到震惊。

“你是来这里寻亲的吧,不知道你父母或者祖辈是谁,仔细说来,我好看看你到底属于哪一辈。”许敬轻咳一声对着前面的古争说道,不留痕迹的探查对方的家底。

“古争,这是我妹妹霜儿,而后面则是我新收的徒弟。”古争犹豫一下,显示自我介绍一番。

“嗯。”许敬再次端起了茶水,只是看了一眼两个小孩,他没有任何修为,不过看着身上拿自信的身子,估计修为不低。

他正等着古争继续说下去,可是几口茶水喝下去,却愕然发现古争已经闭上了嘴。

“怎么?难道不继续说一下自己的祖籍吗?虽然你持有许家的信物,但是也是要走一下过程。”许敬不解的说道。

同时两位夫人其他侍女也很好奇看着他们,看他们的样子也不是这么没有礼数的人。

“许家主,难道你没有仔细看我给你的信物吗?”古争也是一脸诧异,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那大长老给自己的时候,说只要留给许家人,就能发现那位老祖留给他们的留言,可是看这个样子,似乎对方根本不知道一样。

“看了,难道你们只是无意间捡到这个东西?”许敬把玉佩放在眼前,猛然想到这个问题。

而这边古争才发现上面的许家主,竟然是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只是体内有一股浩然正气,让自己以为还是一个修为不错的人。

“许家主,你把守卫你的家将叫出来,我来告诉他你就明白了。”古争这才拱手说道。

“我到看看有什么玄机。”许敬抬起头,目光奕奕的看着古争,等了一会这才说道。

看样子,这枚玉佩里面隐藏一些信息,或许对方就是来送这枚玉佩,不管如何对方应该是友非敌,自己都要看一看,到底有什么东西。

“啪啪”许敬轻轻拍了怕手,听客厅外立马走进来一气息稳重的中年男子,身穿便服,直径走到许敬面前。

古争其实早就发现对方隐藏在周围,当然不只他一个人,至少有四个五阶修仙者在这个房屋附近,甚至有一个直接隐藏在屋顶之上。

虽然那些妖魔无法靠近这里,可是无法挡住一些居心叵测之人,所有无时无刻都有着必要的防护。

古争轻轻嘴唇一动,那名护卫很是诧异的看着一眼古争,然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大人,请把眼睛闭上一下。”

然后之间那个中年护卫,双指齐并,一层淡淡的绿光在上面浮现,然后缓缓的朝着许敬的眼睛中一抹,在他眼外流一层萤光闪烁的绿芒。

“好了大人,请睁开眼睛。”

这只是一个明目清心的一个小法术,基本所有修仙者都会的一个小诀窍,而且如果给凡人使用,可以让他看到一些看不到的东西。

此时,许敬再次看往手中的玉佩,和之前完全又稍许不同,多了许多有些模糊的字体,在玉佩内部出现,不过还是可以辨认出来。

许敬仔细的看是辨认出来,可是在旁人眼中,那枚玉佩依然还是那样,没有丝毫变化。

古争其实早就看过了,其实没有什么,只是说持有此玉佩就是许家的贵客,如同他亲临一般,只要不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那么一切都要满足手持玉佩的人,无论他是什么身份。

其他没有什么,按理说上面很快就要看完,可是此时许敬依然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很快,他眼伤的绿芒开始暗淡下去,必定对方看来很少施展这法术,导致时间有些短。

“快快,在给我来一次。”许敬急忙闭上眼睛,吩咐道。

待到那名护卫再次施展之后,许敬再次睁开了双眼,直到这次法术的结束,许敬才恍然大悟的仿佛明白了什么。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许敬咬破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逼出一滴鲜血滴在手中的玉佩之上,缓缓融入其中。

“这里面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密码?”古争心里闪过一丝想法。

在那滴鲜血完全融入与玉佩的时候,整个玉佩光芒大量,猛然间把许敬给包围进去。

旁边的夫人和侍女大惊失色,急忙站起来望向上面。

“唰唰”

几道隐藏起来的人影,迅速冲出来,把古争他们团团围住,怀疑是他们搞的鬼。

而许敬面前的那个护卫,试图想要解救他,刚一碰到白光,整个人都被弹飞出去。

但是古争依然面色不改,因为不可能坑害自己,只能说那里面隐藏着只有许家人才能看懂的谜语,要不然也不会引起如此变化。

幸好那异变来突然,去也突然,还没有等他们说话,那道光芒就即散开,重新露出里面的许敬。

“大人,你没有事情吧?”之前被弹飞那个护卫再次极速归来,看样子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没事,那个东西我知道怎么回事,你们退下吧。”神色看似有些疲倦的许敬,揉了揉眼睛说道。

“是!”

看到许敬如此说道,那些护卫相互看了一眼,也就纷纷听命再次离开这里。

“老爷,怎么回事?看你把你累的。”旁边的大夫人走上前,拿出手绢替他擦汗,心疼的说道。

“难道那枚玉佩有问题?”三夫人也站起来说道。

“不是,这枚玉佩没有问题,而且来自一位我都要称为长辈的人。”许敬这时候了精神感觉好了许多,对着两位爱妻解释道。

“古争对吧,你们能来到这里我很欢迎。”许敬缓了一口气,示意自己的爱妻下去,然后欢迎道。

这让小夫人有些惊讶,这口气明显和之前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似乎有一点点恭敬之意。

“是的,不知道可否留下来?”古争点点头说道,虽然不知道发什么什么事情,但是总归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呵呵,当然可以,如果按照辈分来说,你还算我子侄一辈,放心好了,你在这里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只管找我,如果我不在,找任何一个人,一定为你解决。”许敬哈哈的笑道,并从台阶上走下来,来到古争面前。

“来来来,贤侄,真是不知道你那边以前的情况,陪我来偏厅说说你们那些年的情况,其他人谁也不准跟过来,我要好好和贤侄聊聊。”

“好,大伯。”古争明白知道对方给予自己一个身份,让自己可以合理的留下来而已,而且似乎有事情跟自己说一样。

自己当然不介意认个大伯,并且示意霜儿他们留在这里,跟在许敬身后朝着侧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