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 山阴上桂花初(11) - 快穿之反派来吃药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科幻快穿之反派来吃药

第148章 山阴上桂花初(11)

听到落水声,谢朗惊恐回头,“卿卿!噗~”谢朗吐出一口血,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什么鬼?这就吐血,这俩配角也太抢戏了吧,虐恋主角都没你们虐的。

谢朗抬袖擦掉嘴角血迹,跌跌撞撞跑向水池,“噗通”跳进水里。

夏书起身,推了推身旁小屁孩,“愣着干嘛,让他们过来。”

夏书指着不远处的太监侍卫:“让人去多叫点人过来闹事,一会儿你给他们俩赐婚。”

“我为何要帮他们?”小皇帝噘着嘴目光幽幽。

小屁孩还挺鸡贼。

“许你一个条件。”

小皇帝眼睛一亮,伸出胖胖的小爪子比了比,“三个。”

“一个。”

小皇帝顿了顿,缩回一个手指,“那两个。”

“一个。”

“你......”小皇帝气急。

夏书抱手斜眼看他。

“好,一个就一个。”小皇帝咬牙招手叫人过来。

......

说话这会功夫,谢朗已经扑腾到王茹身旁,拽着她开始往回游。

王茹的贴身丫鬟在岸边帮忙拽,两人废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人拖上岸,谢朗红着眼颤手抱紧王茹:“卿卿,你怎么这么傻,卿卿,我不值得的呀,不值得...”

谢朗误以为是王茹想不开跳的水。

王茹费力咳嗽半晌,声音沙哑,“胡儿,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你,你知道的......”

谢朗没忍住泪流满面,“我知道,我知道。”

“咳哼~”一声童稚的咳嗽声惊醒了两人。

谢朗转头看去,身后不知何时站满了人,侍卫太监,凑热闹的世家公子与小娘子,甚至小皇帝与一干大臣都在,朝臣们已经议完政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

褚太后上前,吩咐宫女侍从送王茹去后殿休息,又传了太医。

王茹还没起身,谁知小皇帝这时突然跳出来大声道,“这两人的故事真是太感人了,必须在一起。来人,传朕指令,朕要给两人赐婚,小德子!”

“皇上,王家娘子已有婚约,这样赐婚恐有不妥。”司马昱出声阻止。

司马昱身旁的殷浩也出声附和:“正是,此乃王谢家事,皇上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褚太后看了一眼司马昱,脸色难看,但还是冷着脸对小皇帝道:“聃儿,不得放肆。臣属家事不是你该干预的。”

小皇帝缩了缩脑袋,似是怕极,但还是懦懦道:“但是他俩抱都抱了,她还能嫁给谁,不让他们在一起,王家娘子都要跳水自尽了。”

众人腹诽:还真是,这都已经跳一遭了。

桓温派系倒是一言不发,就静静看你们表演。

王家一中年男子绷不住,站出来道:“小妹与林家只乃幼时与家母的口头婚约,尚未交换庚贴,做不得数的。”

别说还没真正定亲,就是真定亲了,也不是不能退,大家族的婚姻更多的为利益服务。

谢奕更干脆,直接站出来提亲:“既然男未婚女未嫁,我这个做长辈的就替我侄儿向王家求这两姓之好,修龄兄你看如何?”

“甚好。”王修龄点头。

王谢两家世代姻亲,从来不怕亲上加亲。

王修龄品了品,总觉得不是滋味。妹妹嫁给了好友谢奕的侄儿,总觉得自己好像平白无故就矮了一辈儿呢?!

“哈哈。”小皇帝抚掌大笑,“母后,叔祖,这下妥了,小德子拿笔来,朕要写圣旨。”小皇帝开心地手舞足蹈走来走去,等来笔墨纸砚,又愤怒丢开笔,“算了叔祖你的字好看,还是你来写吧。”

众目睽睽,司马昱只得依言写了。

王茹惊喜落泪,谢朗面色复杂,也只得领旨谢恩。

没想到暴躁小皇帝也是戏精一只。

接下来的百花宴总算安然无恙渡过,太后给几对才子佳人指了婚,没再发生什么波折。

小皇帝没找到和夏书单独说话的机会,始终用怨念的目光盯着她。

无聊的宴会结束,司马昱带着夏书回府,回到司马府时夜色已笼罩大地。

洗漱完,夏书自然而然摸到陈仲之的房间,抱过他准备睡觉,见他装着一副睡着的模样,眼睫却在轻轻颤动,夏书勾唇,好心情地啄了啄他的眼睑,闭眼睡觉。

红晕渐渐爬上陈仲之的脸颊。

......

宴会过后,夏书开始了布置,首先安排两个媒人,一个打着谢家的名号去王家说亲,一个打着王家的名号去谢家说亲,争取将谢玄和王孟妤送作堆儿。

虽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定下,但是得让双方长辈意识到他们俩结亲的可能性。

毕竟前世女主最后是嫁给了谢朗,这会儿谢朗已经定亲,那么谢朗的弟弟谢玄,对王家而言,无疑是女婿的最佳人选。

更何况两人还有青梅竹马的情义在,夏书买通了王家夫人院子里的一个小侍女,没事就在王夫人跟前夸谢玄多优秀,和王孟妤怎么怎么般配。

谢家如法炮制。

没事再截截谢玄王孟妤两人的家书,篡改篡改内容。

双方长辈在夏书的撺掇下,日渐增多了来往。

在夏书忙活这些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陈仲之已经打入了殷家内部,查到了许多内幕。

忙完这些,夏书才记起自己似乎答应过某小孩一个条件。

这日入夜,夏书御剑直奔皇帝寝宫。

宫殿的侍从已经歇下,四周一片寂静,但司马聃似乎还没睡,他的房间闪烁着微弱的灯光。

夏书从窗户闪身进屋,司马聃吓了一跳,“咣当”书册掉落在地。

“你你......”司马聃惊诧莫名,这么守卫森严的皇宫,夏书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外间响起太监急促的敲门声:“陛下,陛下您没事吧?”

“没事,滚,退下!”暴躁小皇帝式咆哮。

敲门声顿了顿,终于安静下来。

盯着夏书,小皇帝眼睛亮了亮,瘪嘴道:“你终于来了。”

夏书走到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送到嘴边的手一顿,闻了闻放下茶杯,“你每天就喝这?”

司马聃点点头。

夏书看向司马聃:“行了,答应你一个条件的,说说吧。”

“护我平安长大,夺回政权。”司马聃眼中燃起一簇火焰。

鸡贼的小屁孩,就这么肯定我能办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