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初生牛犊3 - 暮色倾尽好晨光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青春暮色倾尽好晨光

第95章 初生牛犊3

“在看什么?”二楼一间包厢里,凌绯夜把窗帘掀开一半,站在窗口看着下面。

听到这句话,他一动不动,用他一惯的调笑语气回答道:“小爷我会看什么?当然是看美女啊!姑奶奶你说是吧!”

被称作“姑奶奶”的包厢里的另一个人斜睨了他一眼,“你皮痒了?”

她坐在包厢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双腿交叠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放在腿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烟熏妆和烈焰红唇,从来都不是女人轻易敢尝试的妆容。她化起来却仿佛和妆容融为一体,多一点颜色少一点颜色不合适。她表情随意中带着些烦躁,一个人坐在那,气场却仿佛两米开外,浑身上下都显露出一种本人很嚣张很不爽的气息。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凌绯夜连忙放下窗帘,几步并作一步跨到女人面前,眨了眨眼无辜道:“云姐求放过。”

“啧!刚才不是还姑奶奶吗?怎么一转眼就是姐了,辈分都降了不止一级。”女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说。

凌绯夜暗道:谁叫你这么凶猛呢?可不得像姑奶奶一样供着啊!

嘴里却道:“这不是怕把您叫老了吗?云姐你可是国际女神,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啊!我对你的崇敬之情,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对你的威严,犹如家母再世,是丝毫不敢冒犯的……”

女人嘴角抽了抽,放在膝盖上的手突然动了,转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把小刀。

小刀锋利,在灯光下闪烁着锋利的光影。

“……”凌绯夜及时住了嘴。

他住了嘴,女人却开始说个不停了。

“我说你至于吗?不就是被我拉来帮个忙,有那么不乐意吗?”

“绝对没有不乐意。”凌绯夜哪敢承认。

“那你摆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呢?就这么一晚上,又不是让你去卖身。”

“我又没让你和我一起去打,只是让你找个地方待着。再者,这里不是你们凌家的地盘吗?有人要来捣乱,你这个凌家少爷,不是应该管管吗?”女人忽然反问。

凌绯夜站起来,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吊儿郎当的样子,笑着说:“谁不知道我凌绯夜就是一个废物少爷,京都数一数二的纨绔子弟。老头子了可从来没给我过一点权力,他把所有的权力都双手捧给他那个亲爱的小儿子呢!”

明明是一件挺伤心的事,他却用一种轻松至极的语气说出来,仿佛丝毫不放在心上。

只是那双狐狸似的眼睛,却还是有失落溢了出来。

那不是放心,也不是难过,只是对一个父亲的嘲讽。

“啧!说得这么煽情,和我还挺像的,怪不得整个凌家就看你有点亲切呢!”女人摇摇头,站了起来:“行了,你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情况,千万不要出来哦!当然,如果你想要出来也是可以的,但是安全自负。”

直至她的身影被门完全隔断,凌绯夜轻轻呼了一口气:“吓死小爷了。”

他站起来又跑到窗台前,窗帘拉来开,却发现那女孩已经不见了。

目光扫视大厅,却在楼梯口看到了一张模糊面孔快速跑过。

“她上来干什么?来这里干什么?”

凌绯夜放下窗帘,手指轻抚下巴,狐狸般的眼睛流露出一些焦躁:“今晚这里可是很危险的,她一个人跑来就不怕出什么意外!真是个烦人的丫头。”

“算了!看在宁堂佑那小子的面子上,就帮帮你吧!”

门打开,又关上,只是房间内的人却不在了。

……

“小妹妹,你是个你家大人一起来这里的吗?”一个清朗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宁微眠咬着果汁吸管抬头。

一秒,两秒……

“……帅哥,你好。”宁微眠甜甜一笑。

帅哥:“……”

‘帅哥’穿着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衬衫,高高瘦瘦的样子,清秀俊郎的脸庞,一双眼睛很清澈,和这里的光怪陆离格格不入。

他笑容温暖,就像一个邻家大哥哥一样:“小妹妹,你哥哥或者姐姐呢?”

“他们去洗手间了。”宁微眠放下果汁,站起来说,似乎是想用身高证明一点东西,但又发现没有什么用。

她板着一张小脸道:“小哥哥,我已经成年了,不是跟着家人来的,是和我朋友一起。”

“……不好意思。”帅哥似乎有些尴尬,但看她的眼睛有些怀疑。毕竟他也看到过一些未成年装作成年人进出娱乐场所的新闻。

“我叫贺兰临,你好。”

“我叫宁微眠,小哥哥再见。”宁微眠挥了挥手,一溜烟跑了。

目标所指,二楼。

贺兰临站在原地看着宁微眠的背影,有些失笑。

自己长得很吓人吗?怎么跑那么快?

“哈!贺兰,在看什么呢?”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股酒气同时袭来。

“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他们呢?”贺兰临摇摇头,把同伴的手从肩上拿下。

对他身上浓郁的酒味有些不习惯的皱了皱眉。

他从来都不涉足这些地方,灯红酒绿,醉生梦死,都不是他喜欢的。

只是他刚刚大学毕业,又拿了博士学位刚从国外回来,在岳城下了飞机,几个玩得还不错的朋友就约着要给他庆祝庆祝,他没什么意见也就同意了,却不知道他们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地方。

声色犬马,光怪陆离。

“这不是你不在了吗?他们让我来找找你,走吧!他们都在等你呢!”朋友摇摇晃晃地说。

一看就是喝多了的样子。

“那走吧!”贺兰临扶着他上楼。

刚到包厢门口,他眼角余光又撇到一抹淡色,终究还是觉得看着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在这里不太安全。一把把朋友推进门,丢下一句:“我去趟洗手间。”便不见了踪影。

“操!贺兰你干什么呢?”那男的差点摔在地上,埋怨道。

却发现那人已经不在了。

“他人呢?”他环顾四周,包厢里一堆年轻的男男女女正在嬉笑玩闹。

“说是去洗手间了。不过我看他那样子,有点不像呢?”一个女的过来扶起他。

“不像?那像什么?”

“就像你看见漂亮小姑娘一样。”那女的白了他一眼。

“哟,你这是吃醋了啊!”男的调笑一声,忙哄女朋友去了。

“那贺兰呢!”

“没事,他会回来的,你还怕他走丢了啊。”

一群少男少女没想到的是。

贺兰临没有走丢,却险些清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