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谈话 - 雷霆巫师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奇幻雷霆巫师

第12章 谈话

如尖刀的树叶围成一圈挤在翀树枝旁,这是种高三米,树干粗壮,针叶科目种的树木,遥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座拔高的尖塔。

而如今这种翀树在这片树林小道旁到处都是,就像一个个卫士一样守护的人们。

黄土碎石,碧草青苔,偶尔遇见路边走路的旅人们,还有穿着长袍盖帽而行把全身包裹住的不可露面先生。

这条林间小道是通往费雷尔德镇的一条捷径,毫无疑问按照如今走过的行程来看面前这俩行进的马车快到他的目的地了。

乌黑的安达塔克马是纯血马的一种,它的马蹄上的毛发都留存着乳白色的白发,身上坐在一位持着短鞭戴着黑色园帽围着口巾的男子正驾驭着。

男子高举着手提起自己爱马的缰绳,胯下一扭,旋即身子猛然向右一转,在前方的极弯淋漓的展现自己高超的马技。

到了,前面就是——费雷尔德小镇

缓缓把窗帘放下,艾伦逐渐收拢起自己对这座城镇的记忆。他从小是从这里长大的,传承而来的记忆中这里是他难以割舍的家乡。

小朱丽叶的糖果小屋、老波顿的铁匠铺,记得小时候老波顿总是会打造各种小玩意给他。

还有茉莉阿姨的咖啡馆,我现在还记得那苦到屁股的味道,她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家的咖啡豆可是来自北方的喀什菲多雪山,这可是传说中神秘的圣诞老人生产的。”当然还有魔芋森林……

他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他在这里生活了真的很久。

哪些记忆仿佛就像是在昨天一样,他不知道为什么艾伦的记忆会在自己脑袋里如此清晰,以至于陈亮的记忆就像是另一个人一样。

不过我是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一个人的记忆可是最珍贵的财富,我现在可是只代表自己活着呢!

“喂喂……艾伦哥哥,你还没说为什么你会‘彭’的一样,像是变魔术一样雷电在你手中就像……就像、”

小温迪有些苦恼的歪着脑袋,她想半天没想出来该怎么去信任,小脑袋一摇一晃的。

“哥哥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不过是因为那个神奇的设备,他能够让我看起来把雷电给玩弄手掌,但这都是把戏,障眼法,不值一提。”艾伦温和的笑着,手轻轻抚摸着小温迪的脑袋。

“实际上那不过是一种生物电,对人体无害的,只不过是你这小家伙见识短,才觉得大惊小怪。”

“咦~是吗——”小家伙表情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

艾伦乘机手疾眼快,狠狠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

“哇!”小温迪惊的大叫一声。

“讨厌,你竟然偷袭我……不行,我也要捏你的。”

…………

“先生,目的地已经到了!”

“好的,辛苦了!来,温迪准备下车啦!”

走着通往费雷尔德庄园的大道上,一路上能看到不少推着四轮运货车的农场主和劳工,这些大多数是要去庄园里运输物资或是去打工的。

费雷尔德庄园是专属于家族的,艾伦从这条曲径通幽的泥石路就能一窥正貌。

广袤无垠的碧绿草场,成群的羊羔和拎着鞭子挽起裤脚的牧羊人、巨型喷水池、伏憾大地的空中花园、雕栏玉刻白墙高城的巨型庄园……

庄园四周没有围栏,也不需要围栏,艾伦一行人走到牧场边缘就有人出来迎接了。

菲利普斯自从接到消息之后整个人便马不停蹄的从庄园里跑出来。

事实证明这位已经年过五旬的老头子身体依旧硬朗,仍旧泛黑的发梢还有磅礴的精气神似乎表示他还处在巅峰。他看起来还很年轻,高挺的颧骨,脸色点缀着斑点,眼眶深邃,一头淋漓的黑色短发略微发白。

“呼~少爷,欢迎回家!”

菲利普斯穿着传统的菲滋塔黑礼服,一路喘息的跑过来让他并不轻松,他极快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年轻的少年领着一台重物,他毫不犹豫的接了过去。

在伸出手时菲利普斯轻轻把艾伦正要脱离的右手给勾了过来,吻了一下他的手背。

艾伦看着这位从小到大看着自己的老管家那变得有些苍老的面容,他不由的淡淡一笑,他还有很多话要跟他说。

一行人在黄昏的庄园下前行着,温迪迈着矫健的小脚丫,听着两位大人说着听不懂的话,一个人在后面边走边玩。这里还真大啊!

“这么说父亲大人还没来?”

“是的,麦尔大人在离开前交代过我,但是我不知道竟然会这么久,不过我觉得麦尔大人可能是被什么给耽搁了。对了,大人交代过我,如果你回来的话把这个交给你。”

菲利普斯管家看起来有焦虑,但随后从胸口的袖带处掏出一封信。

艾伦伸手接过,随后也没看就小心的放入口袋。随后他随口问道。

“加特在庄园吗?”

“加特少爷上午去教堂了,现在还没回来。”菲利普斯在旁边答道,然后他突然顿了顿说道。“加特少爷好像知道你今天要来,今天说是准备了礼物给你,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

艾伦停下了脚步,然后又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般继续往前走。说实话自己的哥哥竟然知道自己的行踪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不过随后便释然了。

是有什么大礼给我这个弟弟呢?我真的很期待啊!

艾伦缓缓的走着前面,眼神却有些飘,菲利普斯是自己毫无疑问可以信任的人,他是从小就在费雷尔德家族长大的,世代作为家族的管家先生培养,也是父亲最信任的人。自己也是菲利普斯从小看到大的,如果家族有什么事自己不知道,但菲利普斯绝对知道。。

艾伦目光怔怔看着他,正准备开口,哪知这时两人已经走到宫廷般的雕花大门前,随后守卫缓缓开门,然后走进里面,菲利普斯把手上的物件递给旁边的仆人。

“来少爷,先请进,路上辛苦了一天,你一定累了,先上楼休息去吧!杂事就交给我了。”

“我已经在房间为你准备好了你爱喝的利普顿红茶。”

菲利普斯的声音深沉而浑厚,有一股沉淀岁月般的沧桑。

艾伦在旁边点点头,他看了眼小温迪,只见她很安静的站在后面,就像乖乖女一样,看起来文文静静,一点都不像刚开始在马车上那么疯癫。

沉日落幕,天似乎一下子黑了下来。

自己的房间不是很大,但也有五十多平方,水滴般的高吊灯,刻着浮雕的天花板,而自己床头上则挂着一张大大的油画,画面上是一个手握精致权杖身穿黄金色耀眼的蝉翼纱和条纹毛织布的细腰的五官精致的女子,这是蒙特帝国赫赫有名的女明星。

床头旁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摆放着一个相框,一把银白色手枪,还有一块镶金的镂空状的机械手表。

相框上一共有四个人,一对年轻的金发夫妇和两个小男孩,没错,这是他的家庭照。母亲是一个标准的菲滋塔美女,温婉丽质,气质典雅,那是十年前吧。玛莉娜被一场大病夺取了生命。艾伦缓缓把照片拿起,随后便放下了。

转而间他拿起一旁的银白色手枪,在手上轻微的颠颠,很轻,这是个模型枪,但做工很精致,银白色的金属条纹,镂空的弓形机身和双圈枪口。

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现在仔细看能发现封信封面上印章上有一行小字——致艾伦亲启。

真的是特意给我的!

艾伦把信给拆开。

我上次的匆忙离开应该给你带来了许多困惑,我很抱歉,在写下这封信前我想了很久,但终究是稍许不安促使我做出决定。

我们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七百多年前,那时候时代晦涩,饥荒、瘟疫和战争无处不在,祖先诺诺兰是一位奴隶,一位悲惨的苦难人,为了生存下去他什么在拼尽全力。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诺诺兰信仰了一位神秘的存在,我无法写下它的名讳。

祖先诺诺兰获得了力量,借助邪神赐予的力量费雷尔德家族开始崛起,但我们却因此付出了某些东西,祖先诺诺兰告诉我们整个家族还有后代们都会受到它的注视,并且每年我们都需要给邪神送上神秘的祭品去取悦它,不然代价就是会拿走我们的灵魂。

但它渴望神秘而有价值的东西。

然而幸运的是我们家族在五百多年前就已经没有跟它取得任何联系,那段时间神秘的存在似乎已经消失殆尽,但是先祖们认为总有一天它会再次联系到我们。

我感受到它对我的呼唤,我不认为这是好事,我想了很多,我打算彻底摆脱掉他,因此我们需要了解很多,我从帝国换取了一个东西,我们家族付出了很高的代价才把他给取到手。

逐渐在帝国的天空弥漫,号角已经吹响,属于我们弗雷尔德家族的任务需要人去践行,当你已经看到了这封信,那么就把阿尔雷戈勋章带给利普塞的阿不力米提医生看吧!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办的。

哦,对了。地下室应该还有些东西,我想你会感兴趣的……

艾伦一字不落的把信给看完,他产生一种危机感,一种很麻烦的感觉袭涌而来。

诺诺兰先祖获得了力量?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啊,造成的后果凭什么还要后代来承担,现在就连父亲也……

艾伦现在理清了思路,他坐在床上,拿出那枚勋章,阿尔雷戈勋章说的应该就是这个吧!

他细心的把玩着手中的硬件,这东西应该就是家族付出不少代价换来的,不会是土地大革命时用领地换的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价值可真是难以估量。这么说那个该死的家伙也是为了这个东西,就连我受到袭击说不定也是因为这个。

宝贝啊,宝贝,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咔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