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6章 斩杀 - 浩然途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仙侠浩然途

第336章 斩杀

傅青萝暗自提防,嘴上却道:“我在神镇之下,九死一生,亏得身怀神禁,才能保护星门道标不至于消散,也亏得自己底蕴深厚,才没有被神镇炼化,这么多年以来,多少同门师兄弟,越过星门来此,却眼睁睁的看着星门消散,断绝后路,最终被天火吞噬,化作火魔的食粮。”

女修士眉目之间充满煞气,碧瞳死死盯住季玄机:“你莫要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花言巧语,我不是白云剑宗掌门,犯不着以门规审你问你,我既然来到角宿星,那这边的一切事务,便由我一言而决,季玄机,我认定你是白云剑宗的叛徒,给你一次机会,你兵解自尽吧!”

碧瞳女修一字一句的郑重道:“念你还在为人族做事,我不会将你的事情昭告天下,让你身败名裂,这是对你身后最好的方式!”

白袍老者面上挤出一丝苦笑:“自尽吗?倒也算是个体面的方式。”

他挥手平复了身周的元气狂潮,然后定定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一人在此苦苦支持,同门师兄弟皆因我而死,我也确实累了!”

“既然毫无圜转余地,我想问一下,在我身后,宗门要如何处理这座磁岛?”

“自然是作为白云剑宗在角宿星的道场,重新开辟,往日种种,不再追究!”

老者点了点头:“也好。”

傅青萝将玄冰短剑托起,置于眼前:“若你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便自行了断吧!”

季玄机双目之中露出赞羡神色:“想不到白云剑宗竟然出了你这样的人才,杀伐果断,没有半点优柔寡断!”

“若是我全盛时期与你相见,说不得还要斗上一场,现如今,只是平白让门下伤亡罢了!”

老者身周的元气狂潮又重新旋转起来,带着灰尘化作一道漩涡。

“兵解自尽吗?”

“也好!”

这老者右手高高举起,便猛然向着自己顶门天心拍了下去!

“轰隆!”

阳极剑气与白云神禁所化短剑猛然激荡,恐怖的波动直接升腾出一道形如蘑菇的巨大云朵,将大殿夷为平地,也将傅青萝和季玄机分了开来。

女修士手中白光一闪,横纵两道剑气已经分开云层,将浊流尽皆吹走。

“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就义!”

山峰的另外一边,季玄机已经向着峰下的宫殿飞去,遁光如箭,眨眼即逝!

于此同时,晴朗的天空逐渐阴沉下来,护山大阵已经全面启动,即将开辟对内的战场。

而大殿之下的磁岛上,数十道气息升腾起来,夹杂在阳极剑气与白云神禁相撞所制造出来的轰鸣之中,傅青萝即将同时门面这门派的所有修士,以及一座以磁岛为根基的护山大阵!

这女修士看也不看天空,手中飞剑散去,已经化作一道白光,将她整个身躯笼罩,随即便向着季玄机落下去的方向飞去。

“白云剑宗清理门户,闲杂人等速速退避,否则后果自负!”

女修士娇声宣告,神音瞬间扩散至整座磁岛,让磁岛上的数千人族,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人,敢在我们天剑门撒野?”

“有敌人犯境吗?在哪里?”

无数呼喝之声来回传递,数十道遁光已经出现在磁岛上方的大气里,正在寻找傅青萝的踪迹。

从天而降的白光便成了众人眼中最为乍眼的存在。

数十道阳极剑气和宇光神剑齐齐斩来,让傅青萝心头的怒意更上了一层:“季玄机,你又犯了一条门规,一脉真传,不得传于内门弟子,乃是白云剑宗铁律!筑基境的修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亲传或者真传弟子!”

“算了,你今日必死,便是神仙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女修士心下狂怒,挥手一斩,一道白色光弧便化作一道巨大的白圈,向着磁岛周围扩散出去,在大气飞驰的任何事物,管你是人也好,是剑气也好,是道术也好,被这道白圈沾染,瞬间便化作一道玄冰,从天而落,再不能挪动辗转半分!

一剑斩出,威震海天,天剑门弟子从未见过如此剑术,一剑之威,不可阻挡,竟然将整座磁岛覆盖!

一时间竟然骇的呆了。

“师祖呢?”

面对如此恐怖的敌人,众人下意识想到的,都是自己的长辈。

却不知道他们的长辈,自己也是危在旦夕,正在门内乱窜,利用护山大阵不断骚扰傅青萝,为自己寻找一丝生存之机。

可惜傅青萝手握白云神禁,在元神境以下,便是无敌的存在,若是有两位修为境界碾压她的修士,一位牵制,一位伺机偷袭,或许还有让其陨落的希望,天剑门虽然看似高高在上,实际的实力,也只是比人族国度的修士高上一线而已,只是有季玄机这等道基境的大修士,才显得实力非凡,如今季玄机被傅青萝盯死,其他人,便成了傅青萝眼中的蝼蚁!

“什么人在我们天剑门撒野?”

山峰之下的地脉里,一座庞然气息升起,伴着一片土黄色的宇光剑气,拦住了傅青萝的剑光!

金丹境的修士。

这修士一身白袍,手持一柄青钢飞剑,从地脉之中升起,便直接向着傅青萝迎来,金丹境的修为整个放出,化作一道覆盖数十里的气场。

然而傅青萝看也不看,身周的白光随着她心念一动,便化作亿万道白色剑丝,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组成一张覆盖整座磁岛的巨大剑网,向着那位金丹境修士套了过去。

这修士放出的剑气如同泥牛入海,眨眼间便没了回应,已经心下大骇,等到被剑网圈住,再不敢挪移半分,所谓的金丹境修士,只一招便被傅青萝困住。

女修士从他身边飞过,冷冷道:“白云剑宗弟子清理门户,你们天剑门身为白云剑宗的支脉,还是莫要以下犯上的好!”

碧瞳女修追踪着季玄机的身影,不断深入磁岛地下,很快便来到一片泛着灰白雾气的地脉之内。

眼见前方无路,这白袍老者才喘息着停了下来,他回过身来,站在地脉元气流的上方,嗫嚅道:“白云神禁,堪称白云星攻伐第一的飞剑,当真是名不虚传,老夫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斯威能!”

女修士默然无语,手持神禁默默逼近,她已经没兴趣听着老者再废话半句,如今将其斩杀,便是她心中的全部所想。

角宿星之行,几乎近五年的时光,已经耗尽了这女修士的所有耐心,管你季玄机有什么苦衷,有什么过往,通通与她无关!

傅青萝自打从神镇之内脱出,便已经注定了放下神镇之人的陨落!

季玄机面上露出一丝似解脱又似恐惧的神色:“等一下,老夫还有话说!”

傅青萝挥手放出神禁,化作一团白云,将这一块地脉圈住,然后冷冷道:“没兴趣!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季玄机面上作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神情:“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何为背叛师门,在角宿星自立门户?而且我是如何假死脱身,骗过剑魂殿的魂灯,你也不想知道吗?”

“还有大宇光神通剑的剑典全本,难道你不想要吗?”

“这么多秘密,你都不想知道?”

“放我一条生路,从今往后,天剑门为您马首是瞻!”

傅青萝右手一弹,碧华剑已经出现在她掌心,赤黄色的剑气在碧华剑剑身凝聚,女修士面色冷淡:“没兴趣!我没有那么八卦!也没那么多野心!”

这女修士手起剑落,赤黄色的剑芒击穿地脉,已经在磁岛的内部掏了一个洞。

季玄机身上的灵璧被这一剑劈的稀烂,犹如琉璃一般碎裂,终于打灭了他心头的最后一丝侥幸!

白头皓首的老者迎着傅青萝跪坐下来,面色绝望。

“算计了数百年,到头一场空空,还要落得背叛师门,不得好死的下场,真是讽刺啊讽刺!”

傅青萝心头一动,下一剑便没斩落下来,这女修士听着这老者继续喃喃自语:“当年我们被派到域外星空搜索,耗费宗门大半资源,也只探索了六座星辰,却只有两座适宜人族居住!”

“离鸾星寒冷刺骨,勉强可以生活,然而元气之内却含有魔气,无法凭之筑基,唯有角宿星元气充裕,又多水源,可以作为道场。”

“可是角宿星上住着一位元神级数的妖神狄罗天,我们甫一来到角宿星,便被他发觉了!”

“这妖神想脱离角宿星元磁引力,前往域外遨游,却又没有合适的法器和道典,想得到我们星空挪移的秘密,便提出以一件灵宝交换。”

“我们借周天星斗挪移大阵之力,招来宗门至宝清泓剑,一场大战,围杀了狄罗天,角宿星上的师兄弟们,也大多都陨落了。”

“我本应返回宗门,招来更多弟子,共同开辟角宿星道场,然而当角宿星只剩下我一人时,贪念胜过了良心,我终于还是选择了隐瞒。”

“我最后一次返回白云星,从周天星斗挪移大阵内出来时,正是剑衍峰的首座张瑶当值。”

“为了守住角宿星的秘密,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血海幡吞噬,临死之前还催动天衍镜将我送走!”

白头老翁伸手蒙住自己的双眼,仰面向天,两行浑浊的泪水从他手掌下方缓缓溢出。

“我,我有罪啊!”

见他垂首忏悔,傅青萝便没急着动手斩了他,而是疑惑道:“那你是如何骗过宗门魂灯的?”

季玄机道:“便是鬼修之法,我曾得过一部道典,可以分裂神魂,将与魂灯相连的部分磨灭。”

“我穷尽思路,得出这一点办法,便急急忙忙的试行,后来得了数百年的安宁,便知道这办法可行,宗门长老阁内,一定以为角宿星道场已经彻底陨灭了!”

傅青萝冷冷道:“你倒是有点魄力,可惜你如此作法,便断了自己的元神之路,道基境便是你修行之路的终点。”

季玄机苦涩一笑:“人生在世,又有多少选择?”

“那部道典呢?”

季玄机惨然一笑:“不知道哪里去了!”

傅青萝心知这老头道貌岸然,实则是个大奸似忠的真正小人,眼见白云神禁已经将这一方地气完全控制,这女修士再也不跟季玄机搭话,让他提什么条件,这女修士手起剑落。

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首已经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