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早已中计 - 御欲狱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武侠御欲狱

第24章 早已中计

“看他出掌的手势……”我心下嘀咕,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邵裕,左脚微微后撤,一旦邵裕出掌我便往旁边躲。

徐窈和方守道掩护黎博钦,黎博钦的整只右臂被折得不成样子,现在他得离开战场去找莫问香治疗才行。

“徐窈!方守道!你们二人护送黎博钦回绝天门!”我喊道。

“我不回去!我还能再战!”黎博钦站了起来,挥舞左臂,“我们今天就是要和云中门决一死战,怎能在这个时候退缩!”

“该死!黎博钦的脾气太倔强了!”我心里叫苦,不免把眼光看向黎博钦的方向。

只见徐窈忽然快速点了黎博钦身上几个大穴,黎博钦很快便瘫软在地,眼神惊讶,想抬起手来指却难以做到。若不是他没想到徐窈会出手,不然这几下点穴他本能轻松躲过。

“方兄!快背他走!”徐窈向方守道说道。方守道立刻将黎博钦背了起来,应该是黎博钦身体过重,方守道背起来时差点摔跤。

徐窈抽出长剑比划几下,周围的云中门弟子都被迫向后一步,接着两人使出金燕功,快速离开。

“终于就剩我们了。”邵裕话音未落,右手就突发一记狂风掌,他出手奇快,我看都没看清,掌风就已到。

这一掌挨得结结实实的,我就和刚才的方守道一样飞了出去,翻滚几下爬起。

我才刚爬起,邵裕便来到我面前,一击破云拳直击我的腹部,要是挨了这一下,五脏六腑非爆炸不可。

我情急之下使出绛血式,逼他收手,再急忙向后退几步。“这家伙的拳速和掌速都奇快无比,实在很难看清。”我心里一阵忐忑。

“怎么?你不反击吗?”邵裕原地不动,眼神轻蔑,“现在杀死你简直轻而易举。”

说着,他抡起飞剑,直冲我的脑袋。我一惊,下意识使出玉泉式,用剑接住飞剑,在空中画一圈,卸掉飞剑飞来的强力,将其向上一挑。

飞剑向上之后,邵裕一扯一放,又朝着我飞来。“不好,我得逼他出掌才行!”我使出玄灵式,脚底使出金燕功,向前突进,邵裕微微一笑,快速抬起手来。

“这回我要看清楚!”我直盯着邵裕抬手的手势,他的手掌微微举起,这一下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手势。

他并没有将整个手掌张开,而是微微收拢。“出掌的话不应该手掌张大才更有威力吗?”我心下疑惑,忽然猛想到,“他的手掌上有大量伤疤,想必是练功时留下,这掌法威力虽大,但副作用也很大,他这手不能张开,那么掌力再大,攻击范围始终会比其他掌法的攻击范围小。”

一发现他的缺陷,我的精神不免有些放松了警惕,接着一记掌击已然打到肩上,一阵强烈的刺痛冲击,我感觉自己的骨头可能都要断了。

我翻身向后,飞剑却紧接而来,我慌忙躲了几下,脚下踉跄几步,勉强站稳。

“就算知道了他的缺陷,不知道怎么利用的话也是白搭。”我脑子飞快转动,使劲的想出即使一个点子。

但邵裕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一踏步立马来到我面前,三拳两掌迎面而来。我使出绛血式,但他突然双指一出,一下夹住剑身。

邵裕忽然皱了皱眉,接着出指点向我胸前的穴道。情急之下,我另一只手化拳,对上邵裕的指。

邵裕的指很是灵活,我的拳始终碰不到,但防范他的进攻还是可以的。我们两人僵持了一会儿,邵裕夹住我剑的两指忽然一弹,我握剑的手被震了一下,顿时一阵酸麻。

“他的内力甚是恐怖,真不知他的怎么练成这般内力的。”我甩甩手,酸麻的感觉减弱了。

“你曾经历过失去至亲好友的感受吗?”邵裕忽然说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被他这么一说,我眼前立刻浮现出史青的影子,只见他仍像之前一样,一只手里拿着书,另一只手放在身后,对着远方微微笑一下。

“你的师父是史青是吧。”邵裕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史青曾经也是大弟子之一,我们几个曾经都是好朋友,我没想到他居然杀了魏直,魏直曾经可是他的最为要好的朋友啊。”

“哼,魏直那家伙都是装出来的,他自始至终就从来没把史青当成朋友。”我说道,“你们云中门的人一个个都假惺惺的,要是你们真把史青当朋友,那你当初为何还要灭掉他所创立的门派。”

“那都是,师父的命令啊。”邵裕叹息一声,“我们的师父云天子生平最痛恨的就是叛徒,他命令我们几个大弟子去干这诸多罪行的。”

“你少胡说八道了,说什么师命难违,你刚才不是还说这一切都是你所犯下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口说是师父命令你们的?把自己的错误推到自己的师傅身上,你这种人简直不可理喻!”说着,我已抬起剑来。

“好吧,我还以为能够让你放松警惕的。”邵裕冷笑一声。

我心中不寒而栗,“这家伙刚才一直想让我沉寂于过去的事情,好让我放松然后突然袭击。亏我还认他是个侠义之士,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阴险。”

邵裕手抬起,迅速出了一掌,掌力随着风压扑面而来,我立刻向旁跨出一步,这一步居然就躲开了这一发掌击。

“他的攻击范围很窄,那我便可以在他出掌的时候从侧面绕出去。”我心里慢慢盘算下一步该怎么做。

邵裕再出掌之时,我的思绪也没中断过。

我在他出掌之余,侧身一闪,脚下金燕功运转,飞速冲向他。

邵裕另一只手握成拳,一击打向正在不断靠近的我,我抬剑使出异笑式运转真气,一剑劈向攻来的拳头。

邵裕见剑身已到,缩回拳头,转用手铐来挡住这一剑。我这一剑劈到之时,快速出另一只手,抓住了锁链。

接着,我拿起锁链,飞速朝邵裕的脸飞去,邵裕向后一仰,手臂一甩,直接将锁链给甩出去,我趁他这一甩,直朝着邵裕的脖子劈下。

邵裕快速转身,伸出双手接住剑身,他这一接,一阵雄厚的内力通过剑身冲击我的身体,我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断了。

我一脚踢去,他也一脚回击。两脚交锋之时,我的脚被他的内力给震了回来。

他快速移开左手,右手用两指夹住剑身,左手篡成拳头,一击往我脸上打。

“这下可不妙了,我要是腾出右手去挡,左手无力,剑可能就被他夺去了,但要是不接,这一拳挨着了也不好受,而且我的脚刚刚和他对招式时被震到现在仍在发麻,该怎么办!”我脑袋里一片混乱。

忽然一颗石子飞来,打中邵裕手部的穴道,邵裕内功深厚,被击中穴道时立刻就运功冲击了穴道,但他这一拳是打不来的了。

“是谁!”邵裕右手两指用力,带同我一块向后推了出去。

“原来他本就可以这样,刚刚只是在防水罢了。”我心里很不服气,只能狠狠捶两下地面发泄。

“邵裕,你可曾记得啼春村!”说话的是段明浩,只见他一个翻身便来到邵裕面前,身后跟着庄晓梦。

“我们俩还没结束呢,要跑去哪?”这次说话的是冷风清,他在空中缓缓飘落,若不是他那骨瘦如柴的身体,他绝对做不到这般轻柔的飘落。

“梦妹,交给你了。”段明浩柔声对庄晓梦说道。

庄晓梦微微点头,随后转身向冷风清,举起双棍,说道:“让本姑娘和你玩玩!”

庄晓梦一个箭步上前,施展锦华棍法,朝着冷风清身上所有要穴一一打击,冷风清出手极快,双掌直出,一一拨开打向他要穴的双棍。

段明浩见两人已然打上,便怒目朝邵裕看去。

邵裕手一收,飞剑回到他的手上,说道:“我当然记得了,你们啼春村违抗了师父的命令,拒绝将本地盛产的啼春酒奉上,我们便将你们全村杀了不少。”

“何止不少,你们几乎把全村几百人杀得只剩几个人!”段明浩说道,“你们这罪大恶极的行为,今日我就来报此仇!”

“要是你们听我们的话,把酒乖乖奉上,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邵裕说道,“这是你们愚蠢而导致的。”

“云天子居然为了酒而杀了全村人,看来云天子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心想道。

“而且我们拿酒,也不是拿来喝的。”邵裕说着,嘴角微微上扬,“事已至此,我就告诉你们真相,你们都觉得我的内力深不可测,我确实内力比常人要深厚,但也不至于连败好几位高手且无需休息。”

“你想说什么?”段明浩说道。

“你们难道不觉得自己变弱了吗?”邵裕冷笑道,“你们忘了在宴会上喝的酒是什么味道的吗?”

“等等!那是啼春酒!该死,我经常闻那种酒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段明浩说道,“既然啼春酒都被云中门抢走了,又为何出现在了绝天门的宴会上!”

“因为,我们拿了酒却没有喝,而是送给了绝天门和月明宫。”邵裕说道,“南宫幻,你去月明宫的那天确实找到了我们派去的奸细,但也正因为你发现了,我们才能做出下面的计划。”

“难道说!那个奸细,是故意让我找出来的?”我说道。

“没错!不然她怎么可能会承认的那么快啊!”邵裕说道,“她后来被逐出月明宫,便立刻找到我,说月明宫准备和绝天门同盟,你们两个门派联合,对我们确实大是不利。于是我们便去夺了啼春酒回来,这是你们附近盛产的美酒,所以我和冷风清假扮成送酒的给你送上去也不为奇。”

这就是他们昨晚会在绝天门后山上的缘故吗!

“那,你为何要送酒给我们?”我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在酒里下了毒了。”此言一出,我们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十分吃惊。

“不用慌,那酒里的毒不会置人于死地,而是削弱你们的内力。”邵裕说道。

“这就是为什么像黎博钦、易星辰这样的高手会被他连败的原因,我们所有人的内力都被削弱了。此人的计策近乎天衣无缝,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就中了他的陷阱。”我心里一阵愤恨,“这家伙用心实在是太过险恶了!”

“你们早就中计了,这场仗你们非输不可。”说罢,邵裕不停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