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结局篇10 - 凤缘天下之潇潇暮雨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幻情凤缘天下之潇潇暮雨

第81章 结局篇10

只是,洛衾焓不同意,潇暮雨就没别的办法了吗?她独身来到奈何桥,桥头站着一位身着黄衫长裙的年轻女子,身材高挑,婀娜多姿,身旁生有一个炉灶,灶上放着几口锅,锅里正熬着热气腾腾的汤水,孟婆汤。

“婆……哦不,姑娘能给我一碗汤吗?”如果孟婆汤真的可以让人忘却前尘旧事,她会毫不犹豫的一口干下。

“你是现在就要去投胎吗?”黄衫女子没有抬头,只顾认真搅动着锅里的汤水,“其实我是来帮忙的,孟姐姐她有事出去了,你稍稍等一等吧,因为每只魂魄喝的汤都不一样,所以我不清楚你要喝的是哪种汤。”

“随便哪种汤都行,无所谓。”只要管用,其余的她都不在乎。

“真是奇怪的鬼,就算你肯喝,我还不敢给呢,等孟姐姐来了再说吧!”黄衫女子终于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潇暮雨憔悴的面容,似乎刚哭过不久。

等不及了,“哪怕一口,麻烦你给我一口也可以。”

看着潇暮雨苦苦哀求的样子,黄衫女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这可是你说的啊,万一出了什么事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谢谢。”

哗啦一声,黄衫女舀了满满一碗汤水递到潇暮雨手中,“喝吧,我看着你喝!”

给她的汤水是红色的,鲜红鲜红的颜色,和桥两旁盛开的彼岸花一样艳丽夺目……

“不要!”

就在潇暮雨张口的刹那,一记强有力的掌风打掉了她手中的碗只,然后洒了一地的汤水,“为何不听我的话!”洛衾焓怒气腾腾的模样吓坏了黄衫女子和周围的魂魂魄魄,一时间桥上的魂魄都逃离得干干净净。

“焓哥哥!”看来这个黄衫女子和洛衾焓是有关系的,而且关系匪浅。

“你怎么在这里?孟子芙呢?”洛衾焓先是对黄衫女的出现颇感意外,继而又没好气的一通责问。

“孟姐姐她……她……那个……方便去了……”黄衫女子抓耳挠腮,眸光躲闪,意思表达的含糊不清,一看就没说老实话。

“凤荥姝本王再问你一遍!人呢?”眼见洛衾焓拳头攥的咯吱响,一副要好好收拾黄衫女的架势,平时玩闹也就罢了,今日差点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

凤荥姝光听名字就知道是凤家的人,凤潋夜的表亲,容姿中上,气质出众,玩世不恭,喜欢吃,更喜欢捉弄人,凭着家兄和洛衾焓的关系时常跑来冥府捣乱,捣乱先放一旁,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来见洛衾焓,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在凤荥姝心里已把冥王当成自家夫君一样的看待,总之是个性情直爽,懵懂单纯的小姑娘,脾气和潇暮雨很是相似。

“姐姐救命!”凤荥姝算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下子躲在潇暮雨身后死活不出来,且得意洋洋的朝洛衾焓吐着舌头。

潇暮雨被凤荥姝拉扯着衣袖,想挣脱都挣脱不掉,“姑娘,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再说。”

“不要!若放开你,焓哥哥就不会放过我,除非你替我求情,如何?”凤荥姝不是傻子,从刚才的状况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在焓哥哥心里占了极重的份量,唉……心里有点酸酸的,不过也还好,眼下逃命才是要紧的。

“姑娘你太高看我了。”她连自己的事都解决不了,哪还有心思再管别人的闲事。

“凤荥姝!”洛衾焓的怒火终于燃爆,平时就是太娇惯这丫头,“本王今日就替阿夜好好教训教训你!”

“呀!你的未婚妻,我的苏姐姐来了!”凤荥姝手指着洛衾焓身后,一副看到救兵的激动模样。“我告诉你啊,焓哥哥他是有未婚妻的,应该很快就要成婚了,所以你还是赶紧把他扔了吧!”这是凤荥姝逃走前,留在潇暮雨耳畔的最后一句话。

“凤荥姝!本王不会放过你的!”洛衾焓回头看时,哪里有她口中的苏姐姐,分明一个人都没有,上当了!心里当即又气又恼,居然也会上她凤荥姝的当!

“你有……未婚妻了?”潇暮雨仿佛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看看吧,傻子,她至始至终就是个大傻子。早该醒悟的,早该想到洛衾焓可能有婚约的,他是冥界的王啊,身份至高无上,怎么可能没有心上人呢。

“本王正在处理……”原也想找个机会告诉潇暮雨的,奈何等不到那天就东窗事发了。他的未婚妻苏醉弦是西方鬼帝苏翼之女,他们的亲事还是洛家先辈定下的,洛衾焓心里只当苏醉弦是妹妹,可苏醉弦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

“无需处理,你我之间原也是郎未娶女未嫁,如此甚好,彻底撇清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赴我的黄泉路,来世,不寻,不见,不思,不念……”身子轻轻一纵,潇暮雨跳下奈何桥,桥下便是焚魂噬魄的忘川河……

千钧一发之际,一抹黑影的出现扭转了整个局势,他冲向潇暮雨的速度宛若一道破空劈下的闪电,刹那间就将人捞了回来,即便十足万幸,潇暮雨的衣角还是碰到了河面,一整块衣衫被焚蚀的纤尘不剩……洛衾焓也已经动作了,只不过黑影比他更快一步罢了。

“想死那也要问问本王同不同意!”潇暮雨睁开眼,对上的是凤潋夜喷火的双眸。

他这是做什么,可怜还是同情?难道她现在连死的资格也没有!

一黑一白,两抹身影纠缠于空中,潇暮雨完全靠凤潋夜的力量支撑着,他双臂霸道的揽她入怀,她虽要挣脱却徒劳无功,不管此刻两人的心意是否相通,远远看去,这副画面都美极了……

“其实……本王那日的话还没说完……即便空梦一场也无谓,只要本王是真的就足够了……”凤潋夜笨拙的表达着爱意,若说先前没捋清,刚才那一瞬就全部确定了。

“凤潋夜!你还要继续耍我吗?如果……”

像很多老套的剧情一样,为了证明,这个时候只有吻上去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唇齿厮磨间,潇暮雨哭着咬破了凤潋夜的嘴唇,血的咸腥味随即在两人口中弥漫开来,饶是如此,也不想停止。

“如果你再敢跳下忘川河,本王就敢随你而去,缠着你生生世世!”

“如果你再敢不要我,我依然敢跳下忘川河,躲避你生生世世!”

惩罚,继续惩罚……

“信不信本王咬破你的舌头!”

“信!”

望着眼前一幕,洛衾焓欣慰的笑了……

……

“如果你们俩愿意,我们仨就一起过!”

谁说臆想出来的故事都是假的,眼下不正如玉女娘娘所言,她得到了两个男人的宠爱,可不就是双倍幸福!

多年后……

“我们的父王厉害!”

“我们的父王厉害!”

一群男女小娃分成两队,一队三人,吵吵闹闹的互不相让,非要选出谁的爹爹最厉害。

“哼!还是我们父王厉害,我们的父王勇猛无敌谁都不怕,你们父王呢?”领头的是个小男娃,长相俊朗,明眸皓齿,和洛衾焓有着七八分的相像,此小娃正是冥界的混世小魔王洛铭染,整日带着两个弟妹瞎跑于冥蛇两界,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你胡说,我们的父王才最最厉害!我们的父王能打败天君!”不用说,比洛铭染还高一嗓子的正是凤家的女儿凤铭薰,手下也有两个弟妹,哼!看谁怕谁!

“凤铭薰你敢跟我比试比试吗?我可是将来的冥王小殿下!”洛铭染不服气的上前挑衅着。

“你姐姐我会怕你!比就比!哼!”凤家的脸面不能丢在她手上,凤铭薰心想,无论如何也要挫挫洛铭染的锐气。

只是洛铭染刚伸出肉嘟嘟的小手,耳朵就被人拧住了,“我看看是谁打着冥王的旗号耍威风呢!”

“大哥!是铭染!”

“大哥是洛铭染,不关我们的事!”

另外两个洛姓小娃一溜烟逃之夭夭,平日他们最怕的人就是大哥了!

小娃儿们口中的大哥就是洛家长子洛铭逸,一袭白衣潋滟,身形伟岸修长,更像洛衾焓的翻版,与生自带一股王者风范,他已经是冥界现任冥王了。

“大哥,疼!疼啊!大哥!”洛铭染同样害怕这个大哥,平时都是大哥教他们习文舞剑的,比父王还要严厉。

“你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学乖!”洛铭逸对洛铭染下手从不手软,当然了,并不会真的伤到他,无非是想让这个弟弟长点教训。

“还有你!凤铭薰!简直胡闹!”另一位少年翩翩而来,看上去和洛铭逸不相上下的年纪,一身黑衣霜华,身形挺拔卓立,比之凤潋夜的容貌更为精致,气质上爷俩共用一个字~冷~,他就是凤家长子凤铭尘,令人闻风丧胆的现任妖王。

“大哥”

“铭尘哥哥”

“大哥……”

“尘哥哥……”一声声大哥不绝于耳,这才是凤洛两家真正的大哥。

凤铭尘只比洛铭逸早一年出生,两人可谓从小玩到大的,感情基础深厚,并没有因为姓氏的不同而计较什么,他们相互扶持,相互尊重,各自统治着自己的领域。

“日后谁再无事生非,破坏家庭团结,大哥绝不轻饶!都听到了么!”凤铭尘一瞪眼,没有一个小娃敢不听的,连洛铭染也没了刚才的气焰,还有一个年龄更小的,眼里憋着泪花,迫于凤铭尘的威严不敢哭出来,这样一比,铭逸哥哥算是好的,铭尘哥哥实在是太凶了。

其实关于谁的父王更厉害这件事上,儿时的凤铭尘和洛铭逸早就讨论过了,没错,是讨论而非争执,当年小小年纪的他们已具备了同龄孩童没有的成熟心智,也只是一个时辰的思索,两人心里便有了相同的答案,那就是各自的父王都很厉害,不过再厉害的强者也有畏惧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母妃,他们父王最怕的人就是他们的母妃潇氏暮雨,最怕惹她生气!

像洛铭染和凤铭薰这些小娃儿,玩得都是他俩剩下的。

不远处的一座凉亭里,时光静好,回忆不淡,三抹身影相对而坐,侃侃而谈,谈的是流年过往,谈的是前路将来,谈的更是他们自己的故事……

(全书完)

“你们到底喜欢我哪一点?”

“喜欢你蠢点!”两男撒腿就跑……

“凤潋夜!洛衾焓!孩子我不要了!”某女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扯着嗓子喊道。

“娘子我们错了!”两男跑到一半又乖乖折返回来低头认错。

“这还差不多。”

……

其实潇暮雨一直不知道的是,她是他们二人的本命劫,命里躲不掉的,自然逃不开,无关爱与不爱……

爱即为情,也许一厢情愿,也许日久生情,也许本就情深意浓,具体怎样的情爱,只能当事人自己慢慢去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