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让人底气十足的不是爱情而是偏爱 - 方白草爱了你这么多年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现言方白草爱了你这么多年

第9章 让人底气十足的不是爱情而是偏爱

方白草现在只窝在自己的客房里听广播看电视剧。

广播听了两三回,觉得没意思就没继续听了。她发现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放着一些碟子,她翻出来看了看,不是恐怖片就是爱情文艺片。

啧啧,看不出来啊,夏郇弋这家伙居然是个闷骚。她一直以为他心里除了赚钱啥的就没别的了。

“泰坦尼克号……”方白草看着手中的碟片,看样子这个版本的电影应该是挺旧了的。

她特地请教了船上其他的佣人,所以她知道怎么用碟机。岛上的玩意儿虽然价值不菲,但除了家务类科技用品,其他的是一件也没有,所以,也不能怪她不会用。

当然,夏郇弋也知道她学着用碟机学着听广播看电视剧,他没说什么。毕竟是自家媳妇儿,什么也不懂带出去了自己有没有面子无所谓,就怕别人嘲笑了她。

很多事情,夏郇弋想着自己帮她挡下就好,可是他知道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解决也不想麻烦他的。

夏郇弋进来找方白草的时候,电影正好播放到杰克被冻死沉入海底的一幕。他转头看看方白草,她正拿着纸巾擦眼泪。

他失笑,以前的她一定会嗤之以鼻,别说留下一滴眼泪,她是根本不屑于看泰坦尼克号这样悲剧的爱情故事电影的。

他坐在她旁边,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对于杰克来说,他的愿望只是露丝活下去,代替他,带着他们的爱,好好的活着。”

“可你不觉得,让露丝独活,才是最残忍的吗?”

他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跟我来。”

夏郇弋拉着方白草站在了船头,这次风不大。

“小白,我用了五年时间,还是没能活成你的十分之一。”夏郇弋说。

“嗯?”方白草不理解夏郇弋什么意思,他们刚才不是正在讨论杰克和露丝吗?怎么突然跳转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点上。

“你觉得死别最残忍,可是……”他看了她一眼,笑着叹了口气,“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呢?小白,以后不许再看这种片子了。”

他想说,可是,生离比死别更残忍。

他忍受了五年生离之苦,真的很苦很苦,可是他一看到她,她还能喊他一声“阿弋”,他就觉得什么都不苦了。

就像塞缪尔·厄尔曼说的——青春不是一段时光,而是一种心态;它不是粉面桃腮、红润的双唇和柔韧的膝盖;它是强大的意志、丰富的想象力和活力四射的情感;它是鲜活而深邃的生命之泉。

他摊开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的手心。那里,与她的手心紧密贴合,是彼此之间最近的距离,是她给他的爱情。

也是……他们的青春。

高二转高三的那年,他在广播上念了很长很长的告白信,唱了许多许多首情歌,只想她回答自己告白信最后的那一句“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她闯进广播室,关掉了设备,然后不讲理的把他拖出了广播室。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夏郇弋你是不是傻了?想被记过是不是?你不知道最近学校查早恋查得特别严吗?你是不是TM脑子进水了?”

他不怒反笑,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小白,我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了嘛……只要你答应我,我以后肯定天天听你的话。不答应的话,唉……我只能继续在广播上让广大校友倾听我对你的爱意了。”

她白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对,当时的方白草压根就不相信夏郇弋真的会这么疯狂。因为在方白草的印象里,夏郇弋虽然有些小聪明,喜欢出鬼点子,但是特别乖,俨然就是一个乖宝宝。

再者说,对于方白草来说,夏郇弋是神坛之上的人。他出身豪门,长得好看,脾性也好,桃花一朵塞一朵。估计他长这么大,唯一的污点就是她。

她努力让自己看清现实,看清他们之间的差距。她不过就是一个脾气又臭又硬身世不出彩,一无是处的普通人。

其实,只不过是她在他问她的那一刻,她面对自己真实的感情,胆怯了。

于是,夏郇弋天天在广播上吼,天天跑到她面前献殷勤。一开始校长罚他写检讨,早操的时候当着全校的面念检讨书。

她感受着来自于四面八方各种各样的目光,就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后来夏郇弋我行我素,夏连丞出马都不管用。夏连丞叹了口气,“你真有你老子当年的风范,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多月的时间,方白草都处于热评中心。有喜欢夏郇弋的略微嚣张点的女生,来找过她,让她别再迷惑夏郇弋了。

“你又不是灰姑娘,你的妈妈也挺有钱的,你这一辈子吃好穿好,保证都没有任何问题。既然你不喜欢他,就拒绝的果断点,别再给他半点希望了。”那个女孩子说。

“谢谢。”她说。

她想明白了。

她不是什么灰姑娘,而夏郇弋,纵使他是王子,可是灰姑娘都能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为什么她和夏郇弋不可以?

当夏郇弋再一次耍无赖非要她答应的时候,她答应了。

“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除非你的手断了。”

……

夏郇弋叹了口气,他们本来可以牵着手过一辈子的。千千山,万万水,千里明家灯火,他们可以牵着手一寸一寸的走遍的,直到生命尽头。

可是他的手没断,她却选择先放开了他。

“又不是我非要看这种片子……你那里放着的碟片除了恐怖片就是文艺片,我还能看什么?”方白草不满的戳了一下他的胸口。

“恐怖片不错。”一起看的时候,他还能享受点福利。当然……害怕的人不是方白草就对了。

想到这里,夏郇弋又想叹气。以前和方白草看恐怖片的时候,别人的女朋友吓得尖叫连连的往她们的男朋友身上躲。而方白草,是这样的——

“阿弋,你看这演员的妆是不是没化好,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太假了,就穿个白褂子戴个假发,就这样……骗小学生的吗?”

“靠,穿帮镜头!”

“……”

全程下来,方白草基本上处于吐槽状态,状态满分。从那以后,夏郇弋再也没有和方白草一起看恐怖片的想法了。

不害怕不碍事,偏偏她就没那个浪漫细胞趁机和他亲热一下,太过分了。

“恐怖片?”方白草眼神有点不自然,“其实我觉得与其说那是恐怖片,不如说是动画片。”

“……你只是没遇到道行够深的。”

“这片海的名字叫什么?”方白草白了他一眼,不想和他继续纠缠那个问题。

“没有名字。”夏郇弋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晲她一眼,“你可以为它取个名字。”

“那座岛呢?陈叔好像没告诉我那座岛叫什么。”

“那座岛……我也不知道。”夏郇弋本来想说什么,却话锋一转。

方白草没听出来他话里有什么别的意思,打了个呵欠准备回去睡觉了。

露丝不想嫁给卡尔,所以她想跳海自杀。她爱杰克,所以她会选择和杰克私奔。是杰克给了露丝生的希望,而这股力量来源于爱情。

夏郇弋撑在栏杆上懒懒的望向远方,让露丝底气十足的,不是爱情,而是她对杰克的偏爱。

让夏郇弋做下把方白草藏起来的决定,不过同样是因为偏爱。

他不知道这一趟,是否会让方白草重见人间。而过后,他又是否能完完全全的将她藏在小岛上,不容世人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