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8章 368.婚宴风波 - 萌萌小女帝:皇叔,别宠我!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古言萌萌小女帝:皇叔,别宠我!

第368章 368.婚宴风波

陈善音一惊:“你跟着婚队混进来的?”

孟桓点头:“这些天我也见不到你,很多话和你说不上,才出此下策。”

陈善音知道他要说什么,低着头不去看他,只说:“你快走吧,项家那边等会儿该找你了。”

孟桓轻笑一声:“我跟他们说好了的,放心。”

这下陈善音不说话了,孟桓拉着她的手说:“你考虑清楚了吗?要不要嫁给我?”

哪有人这么直白的问别的女子愿不愿意嫁给他的?陈善音为难,只能低着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我……”孟桓咬了咬牙:“你也知道,我自幼丧母,父亲迎娶继母前叮嘱过我,让我藏拙,怕继母小心眼容不下我,所以才做出了许多荒唐事。”

“这些年来,我瞧着继母和弟弟都品性良善,才渐渐不再藏拙,但年少风流的名声终究收不回来,我也曾想着此生或许随便找个什么女子成家,但……终究是你先来撩拨我的。”

“我……”陈善音抬头看向他,“我什么时候撩拨你了。”她有些气愤。

孟桓轻笑一声:“我那时调皮跟别人打架受伤了,你虽然嘴上幸灾乐祸,却愿意递给我帕子,煮热鸡蛋给我敷伤口,你只是看上去牙尖嘴利凶巴巴的,其实温柔善良。”

“我哪里牙尖嘴利凶巴巴?”陈善音更加气愤了。

孟桓见着想笑,继续说:“我那里还留着一堆你的帕子,从那个时候,我怕是已经上心了。”

陈善音瞥了他一眼:“你……没想到你从那时候就开始打我的主意。”

孟桓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说的没错。”

“后来长大一些,也不和别人打架了,再也没有从你那里顺过帕子,想来还有些可惜的。”

“你……”陈善音剜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孟桓拉住她:“你考虑清楚,你要是不嫁给我,我就出家去,反正也不想娶别人了。”

“呸,我才不信你,你要出家就去出家了。”说着甩开孟桓的手,赶紧跑开。

孟桓轻声喊了一声:“你好好考虑啊。”

陈善音羞得满脸通红,坐回去后,别人跟她说话,她都心不在焉,直骂孟桓,真是个害人精。

孟桓出宫的时候恰好撞上进来的安衎,他心情好,便主动上前打招呼。

“王爷。”

安衎瞧了他两眼,这个点,项家的婚队已经离了宫门,他怎么还在里面转悠?难道是来找意儿的?

顿时脸色冷淡了几分,也不愿搭理他,只是瞥了一眼,负手直接往宴会大殿走去。

孟桓有些疑惑,他今天难道惹王爷不高兴了?可是刚刚是他今天和王爷的第一次见面啊?

安衎直接找到安君意问她:“孟桓过来找你了?”

安君意看向安衎:“他不是该去项府?他来了?”说着朝外面看去。

安衎扯了扯她的袖子:“没有,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他。”

安君意想了想,突然笑了:“不是来找我的,他啊,找的另有其人。”

安衎才不在乎别人的私事,只要不是找安君意的,他便能放心了。

安泓坐在上头看着安君意和安衎拉拉扯扯,实在看不下去,便把安君意喊到了边上。

“父皇,有什么事?”

安泓看了安衎一眼,有些气闷的说:“你带子曦玩一会儿,让贵妃娘娘吃点东西。”

安君意看了看皇贵妃身边站着的奶嬷嬷,没说什么,笑着把子曦接了过来。

她笑眯眯的抱着子曦到了安衎身边:“皇叔,来抱抱子曦,你看他多可爱。”

安衎哪里抱过小孩子,看着安君意已经把孩子递了过来,只好抬手去接,只是姿势怪异,神色有些慌张。

安泓坐在上头看着,一口酒卡在了嗓子眼,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便轻轻咳嗽了两声。

他本想着让安君意离安衎远些,虽然他是答应了安衎把意儿交给他,但每次看两人凑一块,还是极其不顺眼。

偏偏安君意没有揣摩出他的意思,竟然抱着子曦过去,此时两人站在一起,更像是一对小夫妻带着个孩子了。

“皇上,你也真是,意儿不小了,你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再阻挠了。”皇贵妃在边上看的真切。

安泓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也没说什么,只是收回了目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上。

安衎抱着子曦一动不敢动,他和子曦大眼瞪小眼,怔愣了片刻,子曦小嘴一撇,突然哇哇哭了起来。

安衎一下子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朝安君意看去。

安君意看着他的神情,那有些无措和求助的眼神,内心忍俊不禁,连忙伸手把孩子接了过来。

“肯定是因为皇叔太凶了,才把子曦吓哭,皇叔该多笑一笑。”

安衎眉头微微皱了皱,没说话,心里却想着,怎么样才能笑的好看些,笑的温柔些,才不会把孩子吓哭。

安君意一边拍着子曦一边哄:“子曦乖,那是皇叔。”

不一会儿,子曦便安静了下来,他熟悉安君意,自然不害怕。

“好了好了,子曦还是让奶嬷嬷抱下去吧,外面那么多人,意儿出去玩会儿。”皇贵妃发了话,奶嬷嬷立刻上前抱孩子。

把孩子交过去的一瞬间,边上响起一道破风声,安君意手一收,旋身带着孩子往后几步,避开了那根袖箭。

“有刺客,护驾。”她大喊一声,外面便有大批的护卫跑了进来。

安衎把安君意护在身后,“来去无声,这次怕是有些麻烦了。”

安君意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孩子,眨着眼看着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在大殿里防备了许久,没见刺客有接下来的动静,仿佛这个刺客只是为了放一只箭惊扰众人。

安君意仔细回想了刚才的情节,突然低头看向怀里的孩子。

羽林军护卫领将进来回禀:“皇上,没有发现任何刺客的踪迹。”

安泓闷声点了点头:“加强防卫。”

只说了四个字,便带着皇贵妃离开了,紧跟着,奶嬷嬷过来抱着孩子走了。

“意儿,刚才有没有受伤?”

安君意皱着眉沉思,完全没注意到安衎跟她说话。

安衎眉头也皱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安君意的脑袋:“先回麒麟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