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闺中密谈 - 公子雪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武侠公子雪

第62章 闺中密谈

【烟雪苑】

烟雪苑建于峡谷之中,峡谷之中有红离教教众重重守护,故此非常安全,长情筑作为慕容雪的住处,更是安静异常,常人根本不能踏入长情筑半步。

忽然,耳畔传来一道如黄莺般动听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阿雪你说过要陪着我的,现在你又要去其他地方,你是不是在骗我。”

循声而去,赫然发现长情筑的一间屋里,灯火通明,遥借烛光,迷迷糊糊间看见烛光下,屹立着一男一女,他们神色各异,好像出现了纠纷。

女人一袭白衣抹胸装,丰满的身材无不诱人,她的容貌宛如天仙一般美艳,只见她紧咬下唇,一双宛如白玉般无暇的玉手,紧紧抓住黑衣男子的手臂。

脸上的表情非常委屈,好像是男子欺负了她一样。

旁边的男子身穿黑色长衫,衣裳上绣着一只活灵活现的麒麟,一头长发被银白发冠紧紧束缚,一对剑眉显得他英气十足,双目炯炯有神,俊美的容颜让他看起来有点阴阳怪气。

此人除了她,还会有谁!

慕容雪拗不过丽娘的小脾气,伸手把她揽入怀中,柔声劝慰“我不过是想让你过上富有的日子,绝无半点异想,丽娘你要相信我。”

“你手握数十万兵权,金银珠宝更是数不胜数,有权有势的,我过的已经是富有的日子。”丽娘对她的话出言反驳,一瞬间倍感委屈,哽咽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其他女子了,所以故意找借口来骗我,想借机甩掉我。”

此话一出,慕容雪彻底懵逼,嘴角抽蓄。

以前的丽娘温柔体贴,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再者而言,她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疑神疑鬼。

“丽娘你是我的妻子,这辈子除了你其他的女人我都看不上,是不是因为我要远行,留你一个人在烟雪苑,所以你害怕了?”

“我没有。”丽娘矢口否认,赌气把头别向一边。

一系列的举动,慕容雪大概猜到几分缘由,说道“若是害怕大可讲出来,那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你还害羞什么?”

“夫君尽取笑我。”

丽娘脸颊通红,不依捶打她的胸口。

“为夫哪敢取笑夫人,夫君不去了,以后好好的在烟雪苑陪着你,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不够。”

“你还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慕容雪轻抚她的脸颊,满眼宠溺。

“我就要夫君陪着,哪里都不能去。”

慕容雪拿她没有办法,只能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说道“好。”

见此,丽娘大喜过望,整个人躺在她的怀中,双手搂住慕容雪的腰。

这时,白护法悄然无息的进入房内,毕恭毕敬的说道“属下拜见至尊,至尊夫人。”

慕容雪处变不惊,淡然询问“可有要事相告?”

“今日乃是是慕容公子的大婚之日,至尊可需送上贺礼?”白护法转念一想,又补充一句“昔日至尊与夫人大婚时,慕容公子在府外挂了红灯笼,以表庆祝。”

“区区小事,你问夫人的意见。”慕容雪眉间微微一蹙,恰是不悦。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她曾经警告过他,别在她面前提慕容澈的事情,如今竟又再度提起,白护法所为究竟为何意,此次虽是要事但她还是不高兴。

“不知夫人意下如何?”白护法无可奈何,只好征求丽娘的意见。

丽娘看了看外头夜色,说道“现在送去贺礼只怕晚了,如此不用了。”

“诺。”话音刚落,白护法默默离开。

“夫君。”

“怎么?”慕容雪剑眉一挑,甚是调皮。

丽娘挽着她的手臂,温柔说道“你让白护法,把左公子放了吧。”

闻言,慕容雪脸色大变,沉声质问“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告诉我,是我自己无意间听见的,夫君当我求你,放过他,好吗?”

此话一出,慕容雪俯视身前的丽娘,深邃的眼眸泛出阵阵杀气,丽娘低三下四的来求她,就是为了让她放左尚城一条生路。

慕容雪一把甩开她的手,顿显怒色“为了他,你甘愿放下身份来求我?”

“我不是因为他,夫君你。”

“你口口声声叫我夫君,既然如此你就该明白,你是我的妻子,我绝不允许你嫁给了我,心里却还想着其他男人。”慕容雪目光阴冷,身上杀气腾腾,背手而立,严词警告“此事休要再提,否则我不介意将他杀了。”

单凭一句话,彰显了他的占有欲有多么的强烈。

丽娘见慕容雪生气了,连忙抱住她,主动承认错误“是丽娘错了,丽娘不该提起其他男人,夫君,夫君莫气坏身子。”

“今夜你便在此休息,我去书房。”慕容雪怒火正盛,她毫不客气的挣脱她的怀抱,径直离开。

丽娘听见这句话,无力站在原地,内心懊悔不已。

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提及此事,现在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她们夫妻两个人终于心生介蒂,往后她们该如何相处,她又该如何跟她解释。

回过神来,慕容雪顾自赶回丽娘的所在之地,途中摘掉了面具,随后推门而入,却听见丽娘的怒骂声“晓茹,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打扰我休息,你怎么还进来?”

听见她的声音,慕容雪沉默不语。

见无人回答,丽娘坐起身来“都跟你说了,你…”瞧清来人,几度欲言又止“你不是要去书房么?来这里做什么?”

“方才只是在气头上,现在想清楚了。”

“是吗?”丽娘的怨气还未消散,一脸淡然,说道“随你吧。”

她淡然的神色更让慕容雪对她心生不满,愤然质问“你是不是喜欢上那小白脸了?”

此话一出,丽娘鼻尖一酸,极度委屈。

“在你心里我就如此不堪,我嫁的是你不是他。”

“你还想嫁他不成!”慕容雪彻底生气了,恨的咬牙切齿“顾依,是本尊待你不好,还是你跟他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慕容雪怒火中烧,气的直呼她的真名,自她跟了慕容雪以来,她从未见过她发那么大的脾气,今日还是头一回见,可她越是如此,心里便是越在乎她。

“你以为你还有资格,这么叫本尊吗?”

“好,我不这么叫你。”丽娘强忍心中传来的剧痛,哽咽道“既然你不相信我了,那请至尊听完我的解释。”

慕容雪眉头紧蹙,内心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我丽娘虽是青楼女子出身,却也懂得三从四德,懂得遵守妇道,你是我的夫君,我的心里至始至终只有你,若我们日后要以此种状况生活,我宁愿不嫁你,我只求陪在你的身边。”说话间,泪水毫无征兆的夺眶而出。

慕容雪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内心煎熬无比,终于她还是败下阵来,大手一伸将她搂入怀中。

“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以后我们好好的不吵不闹,你说好不好?”

“只要他在一天,我们还是会像今日一样。”丽娘泪流满面,带有哭腔的声音解释“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我求你放了他,只是想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他。”

“若他执意不肯离你而去,那该如何?”

“明日我让晓茹去告诉他,说我有了你的骨肉,如此一来,他定心如灰死,到时便会自动离去的,你看这样行不行?”

语出惊人,慕容雪对她的话半信半疑。

以骨肉相胁,丽娘你当真为了他舍得放下一切,那我,你是不是也会为了他离我而去。

“好,我答应你。”

此话一出,丽娘转悲为喜,依偎在她怀中。

慕容雪若有所思的抚摸她的腹部“这里什么时候才有小丽娘。”

丽娘瞬间破涕为笑,娇嗔道“我不过随意说了一句,你怎么胡思乱想起来了?”不久后,两个人相拥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