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则其一的生存与毁灭 - 生存未尝不是一种毁灭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游戏生存未尝不是一种毁灭

第2章 则其一的生存与毁灭

归祖或许看出我有些沉重,对我说:“如果你是这种心态的话,接下来你很可能承受不了。”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但我有我的坚持,有些东西,一旦开始便不会允许自己停下去,心态只是一时的短暂停的。

我说:“放心,我还好。”

归祖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轻轻挥手,时间长河中的一朵浪花放大,逐渐一个人的一生清晰的浮现。

那是一个商人,对于常人来说他是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商人,对于商人身边的合伙人、妻子而言,他是一个有头脑、有胆量、做事果敢的商界精英。

其实在常人的眼里看来,商人做事真的很过分,商人的眼光很独到,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商机,并且总是可以大赚一笔。

这次商人花重金从一群农民手里租下了他们的田地,可惜农民不会知道十年后商人租下的土地将会沦为一片废土,当然即便不是被商人所给的高价冲昏头脑,清醒的他们也是看不到这一点的。

农民们不会知道商人因为这片地的短期租用会挣到很多很多的钱,多到他们这辈想都不敢去想,他们也不会知道要不了多少年,他们的土地会废去,接下来的几代人都无法再靠土地营生。

可是,谁在乎呢?

至少商人毫不在意。

商人就是这般狠绝,他看着那些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赚得了大便宜的农民,眼中,没有嘲弄,没有不屑,没有任何的情绪,像是一个局外人在看一见普普通通的寻常事,可是,毫不在意往往才是最大的无情,不是吗?

商人身有很多的合伙人,他们是同学、发小,以及他的妻子,他们志趣相投,他们都很欣赏商人,也愿意他做领头羊,他们与商人共同建造了这个属于他们的商业帝国。

这次,商人对三家规模不小的企业动了心思,那三家企业有对商人的商业帝国日后发展极为有利的东西,眼下虽不起眼,但是对于商业嗅觉敏锐的商人来说,那就就是日后的金山、银山。

商人动用了公关、人力资源的猎头、商业间谍,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商人下手实在太过狠厉决绝,几乎以雷霆之势搞垮了两家企业,并对他们进行了很轻松的收购。

轮到最后一家企业时,商人遇到了对手,对方企业的董事是一个和他一样的人,甚至很辣手段远超商人。

那人对手的手上有着大量的商业间谍,就如同古代豢养死士一般,给商人造成极大的阻力。

两个人几次交锋的动作太大,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两个人都被查出大量的经济犯罪。

最后,两人同时被围困在国贸大厦的最高层的一间办公室里,生存与毁灭是两人眼下最大的问题。

那个董事太过骄傲,当着众人吃下一瓶毒药,自杀身亡,他即便死也不愿接受法律的审判。

打开窗口的商人直勾勾的盯着没了呼吸的对手,他迟疑了,深处五十二层的他只需纵身一跃,便能逃过法律的制裁,只是这是生命的毁灭,在那个瞬间太多的不舍涌上心头,最终他甘愿被捕。

商人被捕后他的商业帝国并没有垮台,国家的经济开始改革,多重政治原因,以及他的妻子和合伙人的的努力,商人竟然在关了五年后得以奇迹的被放了出来。

可是商人变了,变得的不是他的模样,而是他的作风,变得曾经和他熟悉的人全然认不出他了。

商人刚出来的那几年还好,随着他慢慢着手他曾经的工作后,他的观点和以前不再相同,多次和自己恩爱无比的妻子因为观点争论不休,直到二人分居两地,谁也不搭理谁。

商人的观点,或者说他的经商之道不仅仅是变了,而是和从前完全相反,背道而驰。

商人在公司的战略会议上提出了迎合国家政策进行改革,分化企业链原有的生态,将大量物质资金交易从一线城市分化出来,与三线甚至四线、五线城市的企业互通,带动那些城市的经济发展。

因为这项战略,商人和他们的合伙人闹翻了,也和他的妻子矛盾激化的更深了,所有人都不理解他,认为他这样做只会破坏公司现有的大好形式,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甚至会毁了公司。

商人这次恢复他往日的决绝,没人能拦住他,他的合伙人不行,他的妻子也不行。他带走公司里属于他的那一份资金,另起炉灶,重建了一个以这个战略为基准的企业。

此后数年,商人费劲心力,用他的商业帝国造福社会,但是从此,他曾经的朋友、挚爱妻子再也没有和他来往过,虽然妻子始终没有和他离婚,但是两人从此形如陌路,商人因为对这个社会太尽心尽力,得到许多同行的人,可是再也没有过朋友,商人到死也孤身一人。

商人临死之前,对身边的人说,“我后悔了,当年打开窗户的时候我不该犹豫,我就该纵身一跃,结束那一切,如今生存下来的我,形如毁灭。”

商人的一生结束了,我不禁唏嘘,“在全部毁灭的还存其一时候选择了后者,可是生存下来的肉体没有当年的灵魂,终究无法抵挡精神的毁灭。”

归祖说:“或许吧,人和人毕竟是不同的。”

“可惜精神和肉体终究是一样的。”但是这句话我没有说,如若说出了,岂不是太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