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032惨胜 - 神器流星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玄幻神器流星

第31章 032惨胜

陆风抛弃了武技剑雨,剑上凝聚着金色灵气,使出全身力气,胡乱的挥舞着长剑,不断的砍向罗天。

陆风竟然把剑当成了刀用,而且用的还毫无章法,就像一个连武术都不会的凡人在乱挥。

罗天心里乐的开了花,这陆风看来已经慌了神,在明知道自己无法战胜他后,开始自暴自弃了。

面对陆风这可笑的攻击,罗天戏耍似的,只是一味的抵挡陆风的剑,并没有反击哪怕一下。

他要让沐莹雪好好的看看,这个陆风是多么的无能,多么的废物,多么的狼狈。

他要让沐莹雪明白,她的选择是多么的愚蠢,多么的错误,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她。

此时

沐莹雪的脸色越来越差,身体微微颤抖,咬住了泛白的红唇,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落下来,却没有哭出声来。

苏美柔看着女儿现在的样子,很是心疼的将沐莹雪轻轻抱在怀里,无声的落泪。

作为她的母亲,苏美柔自然很清楚女儿的心事,她知道沐莹雪的心里,一直记挂着陆风,在加上她也很喜欢陆风这个小子,觉得莹雪长大后,嫁给陆风会幸福的。

后来听说陆风天生无法修炼后,沐莹雪从那时起就变的很少笑了,总是待在家里不出去。

沐天明沉着脸,一直盯着陆风的身影,紧紧握住了手。

玩够了的罗天,终于失去了戏耍陆风的兴趣,开始出手反击。

凌厉的攻击施展开来,罗天的每一次攻击,都逼得陆风后退一步,面对这样的局面,陆风更加拼命的挥舞起长剑来。

突然,罗天的剑速度更快了,陆风终于防守不住了,身上不断的出现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口,流出来的血水,将陆风的衣服大片的染红,让他看起来像个血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风感觉自己的体力和意识,随着血液一起流出了体外,开始出现了头晕和乏力的症状,他知道不能在等了。

突然陆风不要命的开始攻击罗天,完全无视了防御,每一剑都刺向罗天的要害,反而减弱了他的攻势,让陆风稍微轻松了点。

不过,还没等他喘口气呢,罗天的攻击速度再次加快,全力运转灵气,几次差点震开陆风的剑,将陆风打成重伤。

陆风不敢在拖了,一咬牙双手握住剑,同时输送金色灵气,然后直直的刺向罗天的胸口,罗天向旁边错开一步,长剑刺向陆风那破绽大露的肩膀,

陆风突然扔掉了手中的剑,双手同时抓向罗天的手臂。

“哧”一声响,罗天的长剑,无情的刺穿了陆风的右肩,一股灵气涌入陆风的体内,肆意的破坏陆风的肉体,受了内伤的陆风,喷出一大口鲜红色的血。

下一刻,陆风那布满金光的双手,死死的握住罗天的持剑的右手臂,阻断了罗天继续输送灵气。

罗天瞬间凝聚灵气,左拳狠狠的打向了陆风的胸口,势要将他打成重伤。

“砰”一声闷响,陆风倒飞出去的同时又喷出一口血,并发动了灵气飞剑,为了万无一失,陆风依次射出所有飞剑。

五把颜色各异的灵气飞剑,以奇快的速度撞向罗天的身上,罗天来不及多想,长剑横在胸前。

“砰”

罗天的长剑被第一道金色飞剑给撞飞了,其余四把飞剑全部贯穿了罗天的上半身。

“啊”一声惨叫,罗天口喷鲜血的摔飞在身后不远处,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呼吸微弱的随时会断掉一样,很是虚弱。

陆风同样躺在地上,呼吸微弱,意识快要模糊了,因为伤口带来的疼痛的刺激,没有昏过去。

陆风赶紧调动沐灵气,涌向自己的上半身,开始治疗伤口,阻止继续出血。

罗宏图脸色终于变了,一脸阴沉的用神识扫了一下罗天,发现他并没有致命伤后,没有上前去治疗他的伤势。

他堂堂神武门的宗主,在明面上,自然不能做出有失公平的事,罗天还没有亲口认输,他若去帮助他,自然有失公允。

沐莹雪看见陆风一动不动,担心的想要冲过去查看他的伤势,却被苏美柔紧紧拉住“莹雪,你不要冲动,陆风呼吸还算平稳,没什么大问题的,放心好了,现在你过去,不就等于承认风儿输了吗?”

沐莹雪美眸闪动着泪光,不放心道“娘,小风他真的没事吗”?

苏美柔轻声道“傻丫头,娘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被劝住的沐莹雪,呆呆的的看着陆风的身影,一动不动。

过了没多久,止住伤口流血的陆风,吃力的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步履维艰的一步一步走向罗天,途中捡起了自己的长剑。

来到罗天跟前,陆风警惕的看着他说道“罗师兄,你认输吗”。

罗天挣扎了半天,就连坐起来都办不到,不甘的盯了陆风一眼,艰涩的开口了“陆师弟,你赢了。”

听了这句话,陆风松了一口气,一下子坐到了地上,重重的呼吸了几口气。

沐莹雪再也忍不住了,疾跑而来,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陆风,“呜呜”的哭起来,扯动了陆风的伤口,他却忍住没有痛呼。

罗天看着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趴在别的男人身上哭泣,心都碎了,妒火攻心的喷出一口血,闭上了眼睛。

罗宏图走过来,左手一挥,罗天被他托到身边,抓住罗天的肩头腾空而起,飞向传送阵的方向。

此时,沐天明和苏美柔也围了过来,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

沐百川却不好意思过来,远远的看着陆风这边。

等沐莹雪停止哭泣,陆风才柔声道“莹雪,对不起,让你担惊受怕不说,还害你伤心大哭,我真是罪孽深重啊”。

沐莹雪也不管她父母弟弟在场,伤感的说道“你还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我对你这么好,你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伤心难过,你对得起我吗?你这个坏蛋”。

说完这句话以后,沐莹雪又忍不住抽泣起来,抱住陆风的玉臂却没有松动一丝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