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为什么我有个笨蛋欧尼酱 - 我才不是女孩子 - 诺哈网 bet36亚洲_bet36官方备用网址_bet36在线投注
首页书城轻小说我才不是女孩子

第92章 ·为什么我有个笨蛋欧尼酱

·第九十二章·为什么我有个笨蛋欧尼酱

新朋友:

暮程思雪已经通过验证

……

明明在那里面无法和外界相联系,可在那时添加的“好友验证”却保留到了现在……

现在仔细想想,虽然手机上没有信号失联的提示,但是各种软件一天到晚响个不停的消息提醒却一个也没有出现——

可以说确实是很诡异了。

如果说是时间被加速、信号被切断,为什么手机的功能却能“正常使用”?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直到自己离开才有那些未接电话、而他们都联系不上自己?

想了想,但显而易见地得不出结果,最终还是道了声你好便收起了手机。

那个似乎和神乐雪关系匪浅的道士没有回复,虽然有满肚子的疑问,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藏在心里——当时在道观里讲故事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他们几个人是有很多东西要讲,但又不想告诉自己——以长远的眼光来看,这个时候还是不要问太多为妙。

至于网络问题……凝雪表示以对面的熟练程度而言,这可能是修行者的世界里的常识性问题……反正电磁炉炼丹、充电法宝什么的都听说过了,选择性网络屏蔽也不是什么新奇事物……吧?

看了看满书桌……梳妆台上的复习资料,凝雪感觉到自己现在的主要工作还是赶紧写完学校里的作业再去想别的东西吧……

……

隔壁的房间里。

整个脸颊都是红扑扑的小萝莉把枕头重重地往床上一砸(然而并没有什么大动静),用自己已经甩掉了粉红色拖鞋的那支右脚往地板上用力跺了跺,气呼呼地往床上一跳,双腿岔开坐到了那个枕头上。

哼唧了一声,凝月把枕头从自己屁股底下抽了出来,在上面重重地锤了俩拳,又把它丢到一边。

“怎么回事嘛!”

撅起小嘴,凝月感觉自己很莫名其妙。

她也知道自己这个hentai哥哥是一个没得救的妹控,即使是已经从“哥哥”变成了“姐姐”也依旧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但,为什么自从那一句“我会保护你的”之后,自己的心,就开始乱了起来……

她不清楚那是什么,仿佛是绝境中的倚靠,信赖或是依恋?莫名而来,仿佛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虚无缥缈的经历。

“姐姐会保护你的。”

她仿佛听到凝雪用稚嫩而坚定地声音在她的耳边低声道。

这啥啊?!

不说别的,就她这样会承认自己是“姐姐”?

想不通啊!那个那个莫名的幻听带来了的的莫名的感触……已经从那以后那种莫名的感受……

原本在兄妹关系间处于上风的她在凝雪变成女孩子之后就已经毫无道理地落了下风,如今又似乎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情感——

或许早就有了,只是如今才意识到这一点——

但她也不愿承认。

就这个笨蛋“哥(姐)哥(姐)”有什么好的嘛!

才不是口是心非、口嫌体正直、超级傲娇的狡辩,这就是凝月最真实的心里话。

性别换一下明明就是网文里标准的废材哥哥天才弟弟模板(大雾)(自我感觉良好)!

无辜的少女粉枕头再次挨了凝月一拳“爱的打击”。

“啊……”

似乎有些颓废地在床上像一只晒干的咸鱼一样呈“大”字躺下,出神地望着天花板,思考人生。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不是所谓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不是所谓的甜蜜的紧张,更不是什么暧昧旖旎的心动——说不出来,也不知道从何而起,不知道为何而生。

仿佛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中夹杂着一种依赖、眷恋,仿佛又有一点同病相怜?

不,说起来更像是亲密的两个人之间共同经历了什么黑暗的时期、危险的境况后的一种生华?

可这么理解的话,就更加令人不解了……

真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一种异样的感情……

“bakabaka!”

嘴里胡乱喃喃了一句日语,凝雪在床上翻过身,打了个滚,这个人趴在床上,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

然后抱着捂着半个脑袋的枕头有在床上滚来滚去……

“好烦呐噫唔呜唔呜……”

正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只是拿着枕头半掩着耳朵的凝月很快反应了过来,把枕头往床头原来的位置一扔,满脸不知道是嫌弃还是不情不愿地重新坐到床边,拿起了屏幕还未暗下去的手机。

看了一眼,是吕廖晓发来的消息。

vi·兰佩路基:寒凝月女士在吗?

vi·兰佩路基:[戳一戳]

瞟了一眼锁屏界面上的消息提醒,凝月面无表情地双击点开了QQ。

她有预感吕廖晓大概又不是来讲正经事的——可能又要分享什么他觉得很有趣但是其实很无聊的东西或者忽然想到了什么垃圾话……

请不要向凝月询问为什么要说又这件事。

月色: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vi·兰佩路基:你看着我认真的眼神,像是来放屁的吗?

说着,吕廖晓还发来了一张瞪大了眼睛的小女孩的照片,配着“未成年的目光”几个大字——显然不是这种场合使用的。

浅浅一笑,把郁闷烦躁的心情抛到脑后,耸了耸肩,顺着吕廖晓的话皮了回去。

月色:哦,说吧,你要放什么屁?

Vi·兰佩路基:……

vi·兰佩路基:得了我的姑奶奶哟,都说了我不是放屁了你还……

月色:好的,那侄孙有什么话要说的?

vi·兰佩路基:,,,

vi·兰佩路基:行吧,你赢了

vi·兰佩路基:我这里听到一首不错的歌,你要听吗?

原来是推歌,凝月想,还以为他在搞什么鬼呢。

月色:什么歌?发过来

vi·兰佩路基:好,等下

[文件:sfeqw369ffocdn1r45nm.mp3]

皱了皱眉头,凝月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月色:怎么是乱码?

vi·兰佩路基:没事啦,刚从网盘下的的还没改文件名

vi·兰佩路基:你先听吧,我小姨来了,等会聊

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凝月还是把吕廖晓发来的文件下载了下来。

不过说,吕廖晓的父母都常年出差在外,生活起居确实是由寄宿在他家的小姨照顾,但也没听说他的小姨有怎么管他——其实吕廖晓光明正大地在他小姨目前玩手机也没事的吧?

嘟嘟嘴,看着下载完成的MP3文件,即将点开播放键的手指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又收了回来。

“唔……”往隔壁凝雪的房间看去——虽然隔着一堵墙什么也看不见——“我还是拿耳机吧……”

跳下床来,从书桌上的柜子里拿出耳机插在手机上,凝月才打开了吕廖晓发来的歌曲。

一阵欢快的旋律在耳边响起,另寒凝月整个人仿佛也欢快了起来——直到……

伴随着前奏的结束,欢快的歌词从耳机中传了出来:

“为什么我一个笨蛋欧尼酱~”

凝月:???

“告诉他我的生日生日转眼就会忘~”

虽然凝雪没有这么不靠谱,但是凝月还是感觉到这首歌有哪里不对。

“大笨蛋!”

“卖给我的裙子总是有点长~”

拿下了一只耳机,凝月看着屏幕上的进度条,微微皱起了眉头。

“只会摸着我的头说说一句——”

“——乖哦”

“嗯——”

轻轻地侧了一下头,“吕廖晓搞的什么玩意?”

“竟被陌生人是很有夫妻相~”

“明明我们除了姓什么都不像!”

脸上泛起一丝羞恼的粉红,凝月撇嘴嗟了一口。

“整日宅在家里键盘都磨光”

“我才不承认自己有这样的欧尼酱!”

“哼!”

把另一只手伸到依然带着耳机的那只耳边,凝月已经不打算听这首万恶的歌曲了——不过显然她还是慢了一步,听到了那些完全不该听的东西——

“kami_sama快救救我吧”

“为何我最近变得奇怪啦”

“明明只是个hentai大傻瓜”

“到底有哪一点好嘛”

“一定是错觉吧,别想太多啦”

“可为何我的心跳不听话”

“视线相交就上120码”

“到底怎么办才好嘛~”

正在远离耳朵而去的耳机传来微弱但依旧欢快的歌词,被凝月一字不落地听进了二种。

“靠!吕廖晓!”

带着恼羞成怒的神情,凝月压低着声音咬牙切齿,把手机用力地扔到了床上。

耳机线随着从床单上重新弹起的手机飞舞着,继续不断地传出欢快而微弱的旋律…

————————————————————————

写这首歌的人一定是个死妹控吧( ̄▽ ̄||)

歌名《兄/妹控即是正☆义》,搞得和防屏蔽似的emmm